2022年5月5日星期四

镇山拿督公

 

《镇山拿督公》


不久前受某园主邀请到其园地勘察寻找拿督公安奉地点。

话说原先在该园另一处已经寻好地点,但想到其伙计之前说也可以到附近看看,就叫他带路走走,没想到来到这里一看,格局浑然天成,顿时心生欢喜,罗盘摊开一瞅,理气纯正合峦头又合园主,若立庙地于此,前端刚巧有池合卦,实属上上佳局。

园主大喜,马上答应拿督安奉此地,爷随即拿出红线立向定局格定线度。但左手臂却突然被某种小虫一咬,刺痛中随手一搭,感觉摸到此虫奇硬且有菱角,抖一抖衣袖见牠跌下是个白色小蜘蛛,想蹲下一看牠又钻入土中细缝。突然心头一想,这格局巧妙如此,一定不会是普通拿督,而最有可能的是山神,一般吉地往往有「无形的侍卫」依附动物守护占据着,吉地被点破对祂们来说也是一种未来的干扰,又刚巧失礼未有焚香禀告,怪虫何时跑进袖内咬一口就不是怪事了。

于是当下做了準備和无形界沟通的标记,暗暗祷之若是应允立庙,请赐一吉梦现身嘱咐云云。下山后涂药油没啥事,结果當晚一夜无梦,好在起床后也没变成“蜘蛛侠”

第二天回到家还挺累的,怎知当晚”果然来了,先是“甘文烟味四起大雾缭绕,祂在烟雾中缓缓现身,我躬身作揖问安,朦胧中见拿督肃穆庄严微微点头黄光随即乍现,照见大雾间四周兵马涌现,这哪里是普通「拿督」,明明就是镇山之神拿督之身来着

我感谢山神灵感示现,答应转告福主诚心诚意安奉之,并抱歉前日的点地打扰,「山神微笑间偕同兵马在大雾消失撤退,随即我被一股力量叫醒,看看时辰寅时刚过。

随即速记此事,由于山神没多吩咐什么,翌日再次用易经起卦,得卦仍然大吉属「风水六合吉卦」。福主得知后大喜安心,吩咐择吉日动工,建庙期间也摄得「华盖虹光」照片。
















到时开光再呈现其它照片。此事我曾发布照片在脸书,上写风水秘密基地与镇山拿督公还上错到个人主页,有学员就私下问:师父得以发掘勘察出这种宝地,可否顺便占用少许做为“种生基为自己谋求福气?

答曰:虽说做师父的可以暗自动手而他人不知,但这么做等于是侵占了他人的福份福地,无形中反会毁了自他之福,福气不生反祸患。就算是政府阿公的地,别人要佔”你也要先问过无形界看可不可以佔”之后能堪用,更何况这是私人山地?这样做福主虽不知天知地知无形界啊!虽说私心人皆有之,但万万别这么做,福气未见而祸患自招去掉此心反而有福。俺不是啥圣人,但这点俺还算










写一偈:
吉地龟藏隐园中
山神感应示督公
兵马虹光宝盖现
他人福私

 

202255日。  龙爷。

后记:话说「秘密基地鎮山拿督公」开光當晚,福主喜中巨額獎金,龙爷賀喜福主!

我想说的意思是,对「无形界」與「風水」之事笃诚务实去处理,祂們的回应有時候很 “惊人” 和 “直接”,而不是说我們厉害。

2011年5月10日    龙爷。

IMG_20220508_131804.jpg

IMG_20220508_120952.jpg

2022年4月16日星期六

概念与表述








《概念与表述》

 

有人问,撇开科学与物理观点,为什么一些哲学或宗教的「名相概念」,往往会带来众多的“各自表述” ?

 

俺的理解是,那是因为有“门内”和“门外”两种人对该“概念”产生理解上的不同所致。

 

就说在“门内”的吧,那也会因为处在师承的「分支」不同而产生论述上的不同。

 

就算同一「支脉」的,也会因为「层次」的不同而产生观点上的不同。

 

就算同一「层次」的,又可能因为「体验」的不同而产生见解上的不同。

 

就算同一「体验」的,又可能因为「觉受」的不同而产生描绘上的不同。

 

除非原发期的第二人对第一因的初始概念没产生偏差理解或过度的自我阐述,否则到最后,各自看似“极其接近真相”的“客观”论述都可能变成只是“瞎子摸象”似的,仍未脱离一厢情愿的“各自表述”也未可知。

 

那就还得看那个「名相主题」是不是个“死无对证”或“无法普世”甚至“无可共享”的“超级概念”了。

 

那,更何况是在“门外”的。

 

那,有没可能一天,某个曾在门内苦噪的蛙,不小心跳出门外后发现,比起门内蛙原来直接就可以将某些「名相概念」看得更真实更清楚也未可知。

 

爷这样阐述没有很烧脑吧,哈哈!

 

16/04/2022。 龙爷。

 

 

 

2022年3月2日星期三

贵人、福份、尊严

 

《贵人、福份、尊严》


有时,或许阅人无数的关系,从一个人的谈吐态度和表现,是可以很轻易的看出对方所能接纳的福份到什么程度的。

 

例如,在某种特殊因缘月份的驱动下,真有发自内心善意并想倾力去协助一些有缘人的意念。甚至在会面交谈中会主动尝试着启开他们“灵识”中的“福袋”,好让其“灵识”在被动下开启接纳求助的欲望。

 

奈何对方的“灵识”却逆道而行在自我抗拒下,福份共振率频仅能接受某种程度下的言辞开导,并下意识的认为足够并急促要关门。

 

俺想说的是,言教吸收改变命运不是不行,就是太慢了些,当因缘际会中的「天乙贵人」无条件出现在你的眼前,并真心想出手相助而不仅仅是点破,让你可以不必浪费大量时间金钱和精神下突破重围,就完全看你的诚意表现时,而你的“灵识”却下意识的畏惧了,内心深处(命格)隐藏的自卑阴影体现成了某种假象的桀骜与不逊,还迎欲拒下演变成错失了一个稍纵即逝的吉祥月日的幸运善缘。

 

俺更想说的是,如果和对方完全陌生而心生防备那倒说得过去。但如果都一直都有关注对方文章著作并理解其性格思维,那就未免太可惜了 。吝啬兼贪小便宜者固然无福,但孝心之人祖上的福份不应该如此浅薄才是啊!

 

想想俺除了以前在宗教会经常因为使命而体现某种利他行止外,当“随机贵人”这种事已经极少干了,因为这种事确实吃力不讨好。现代未能成就某些事业的人不想你成为他的贵人有时仅仅是不具备慧眼不能瞬间抓住机缘,其次是因为「尊严」放不下,不肯低头求人。

 

第三种是你压根没意图要帮他,但他却有意要你免费帮,随即可以毫无遮拦的说出一堆虚假承诺,同时却又无法体现一丝的诚敬之意,感觉一副你不帮他是你没有福气的架势,说到仍然是现代人放不下的「尊严」问题。

 

#天星择日使命未达。

#临时天乙贵人难为。

#或许不必花费的反而无福消受。

#知恭谦晓敬重心至诚命中必然有大福。

#且看下一个不知何年月日其人因缘如何。

03/03/2022 龙爷。

 


2022年1月25日星期二

生老病死苦的再祸害









《生老病死苦的再祸害》

看到这个题目大家一定以为龙爷是在说教吧,其实不是的,说的恰好就是这五个字的祸害。

稍微有点佛教知识的都应该知道,生、老、病、死,是佛教教育所阐述的人间「四苦」,而不是连字也加上来变成「五苦」。

也不知曾几何时,生死加上这五个字俨然变成了墓碑或祖先牌的标准度量,但凡字数一定要用「生」或「老」,如果不按照这种民俗规范就会导致家中人「病」、「死」、「苦」。

除非叫人书写,否则如今的祖先牌位厂家早就已经跟随这种民俗,但奇妙的是,如果沿用了「生」或「老」字,那是否意味着家中人就永远不会生病,不会老死,以后生活如神仙般离苦得乐?

人类本来就因为对生死恐惧而容易迷信,这种民俗更导致后来但凡墓碑、祖先牌位、神牌名讳、宗祠牌、纪念碑或与各种牌坊,皆因迷信各地域或籍贯的吉凶字数进行不同的书写。

据知后来有人离谱到连商业招牌都用上了,那接下来各种名片或网络专页名字要不要干脆也跟随?那华人中文取名以后也直接用两个字代表活到「老」不是更好?

爷实在不知道是哪个年代,哪位天才高手的发明。爷本身研究书法文字,深深知道这种规矩一出,中文字的书写就立马受到限制而变成刻板,一旦你要写多字,那表达的意义就往往词不达意甚至会扭曲。

话说不久前龙爷在马六甲州亲眼看到一位出家人到某丧府做法事,法事后趁着空档既然口无遮拦,直接批当事人家中的祖先牌位的字数不祥是导致当事人家人病痛死亡的原因。

要知道这祖先牌位就是家中长辈在去年过年前因为太旧而更换。这看似很平常的一句话无形中就变成那位家长心中永远的痛,这也让当事人眼神在刹那间闪出愧疚续而下泪,再而露出恐惧和不安,这一般人也许看不出来,但这难逃龙爷敏锐的目光。
然而法师收了红包却拍拍屁股就这样走了,也不向主家多加解说安慰。


龙爷要谴责的是,大乘佛教出家人顶着佛名办事不是当以慈悲为怀的吗?出口难道不是当予人以正信正念的吗?动辄亮出迷信民俗风俗招段这是要让主家等同无知犯下牌位大忌才导致家人病死而内疚下半生吗?

要知道,就算如今对方把祖先排位换了叫人重新书写这依然无法让他心中释怀的,这种事情无非促使当事人后半生内疚郁郁寡欢直达患上重病,续而到去世为止。
这法师还让不让人活下去啊?


这显然不是一个大乘出家人应有的德行,连最起码的敏感度和基本口德都没有。佛教不是经常鼓励人应当说好话、行好心、做好事吗?

所以每当龙爷勘察阴阳宅风水遇到这种囿于民俗的困惑事通常都直接予以开导点破,就是因为深深知道把不好的概念注入人脑潜意识的严重祸害,这可以导致一个人内心瞬间崩溃而致病,这不是开玩笑的。

再说如果像爷本身学过念力学及潜意识学而且是经年累月都在用,那意念的投射就更加快速了,要知道坏意念一起有时甚至连诅咒都都可以省略了。

就因为爷知道有时我的一句话足足可以顶他家中成员眷属的一百句劝。龙爷并非大修行者不是大善人更不是厚德长者尚且知道事有可为有不可。

顺便奉劝各位出家大德大师和各玄学及民俗大师,不要因为要人家采信你而突然 语出惊人,你那看似好意的一句话却往往足以杀人于无形。还有那些学到半桶水的神婆仙公去到亲朋戚友家里最好也不要一知半解就轻易出言,你那嘴有时真的会害死人兼得罪鬼神。

生老病死的人生就苦,难道说这些大德大师还怕人家不够苦所以要苦上加苦?度众生?基本的同理心和情商在哪里?蛤?


说真的龙爷也并不反对人们要跟随祖先牌的字数或什么民俗习惯,爷的作风一向随顺,你要跟民俗,我是ok,你不跟随我也不会因为这种东西而恐吓你,龙爷最重要的是看到主家一家人能够心安快乐。人就那么短暂的一辈子,有信心积极快乐的活下去比较啥都重要!

26/01/2022  龙爷。

2021年11月7日星期日

神奇的风水大大师








《神奇的风水大大师》

记得第一次见某A君大老板,上到其办公室,他和一伙人即谈论说,之前某人请的某大大师真是神人,看风水居然不入家门,也不用罗庚,就只是看篱笆大门口,有钱没钱一言中滴,但就是收费天价,看个大门收十万元润金,但就。俺静静坐旁听不发一语。

某B君问道:师傅可曾听闻此人?
俺答曰:确实未听过。

某C君又问,师傅可有此法?

俺答曰:有啊!

A君又问:哦,太好了,哪师傅可以此法论断吾宅否?

俺答曰:不难!

真要看吗?不必十万,我就收你三万就好,但条件是需现在付费,其次是无论大门有财无财,我就只是直断。有财则就断完,无财我就教你。以后得财大小分数高低由你这先后天格局交叉的风水决定,因强弱不在于我,教完我就收工。

因为这样论断风水对于我来说过于简单省事,就怕看完后到时你舍不得付费,觉得俺过于快速物无所值。

对方:呃......。(犹豫了)。
他的朋友:......。(愣了)。

我心想,如果用這这种方法想来考验俺,那你岂不是白白给我坑,是想让我占你便宜吗?

对于一个有经验的师傅来说,断个外门明堂有何难哉?但那毕竟只是风水的局部啊。还有其它部位及家宅内部也牵涉极大,另外磁场方面难道也省略了吗?对于俺来说太划算了。

难道这样,俺就堪比那位大大师更加大大大大师了不是吗?

哟,人就是这样啊,越怪的行径人家就越相信,觉得越是了不起,物有所值。那正常作业的师傅就显得普普通通沒啥看头了。现在的风水趋势真的已经这鬼样了吗?

那好呗,那改天爷就只穿条短裤坐在车上抽个烟斗看风水得了。还有,要爷下车请铺红地毯顺便洒五色花,事主要被爷的烟斗敲头加持三下,全家敲头润金还得另计啊,呵呵!

对了,外篱笆门收三万,内在一个门收一万,外国按兑换率计。每隔天晚上俺就搞直播,卖“镇宅发财之宝”「龙爷风水烟斗」,俺发过猪头惹这次。哇赛!晚上发梦都会笑,哇咔咔咔!

08/11/2012   龙爷。

2021年10月19日星期二

 








《婚姻,因缘,术》

许久没写部落格文了,巧逢这几天都回应几个性质相仿之事,就故妄随顺书之呗。

话说爷毕生处理玄学事务中,撮合过的婚姻还算不少,要说最吃力不讨好的是姻缘之事。

其实有很多婚姻实则是一厢情愿的,尤其是二人原本无缘,但又勉强牵扯在一起的情況。

话说古代的婚姻奉的是父母之命,指腹为婚。当然古代人一般重男轻女又深信命理,重八字婚配以旺夫旺丁,长大婚后再培养感情期间当然有不少情投意合,但也不乏冤家路窄的。

有时不是说八字婚配不灵验,因为人类后天的变数和概率实在太大。何况能旺夫家也不代表感情融洽。除非期一人遭遇不测而成寡,又或男方主动休妻,否则少有因不合而离异的,最多男方再娶而已。

现代则是婚姻自由的时代,只要双方相爱合拍即可,哪管他八字合不合配,旺不旺谁的。

虽说如今男女平等,但爷发现还是有一个大规律的。以合得眼缘来说,一般女的看上男的,要得到仿佛不是很难。男要看上女的,除非女的也有意思,否则要追求一般就隔重山了。

有些是真正无缘的,也有非彼而不嫁不娶,硬是要得到对方而相求于术法求于爷的。面对此类死坳执拗的情况,要不是真的相熟或知道对方性格爷实在不敢处理。

因为爷毕竟不是现代的降头阿赞或神庙起乩之类,不敢纯粹因为金钱而干此等事。但也确实指导过几樁婚姻得成的案例。

但这种事情确实吃力不讨好,为什么呢?因为婚姻成功后对方不会因此深深感激于你。就如求子成功的案例亦然如此。可一旦对方婚姻开始不断有严重口舌是非时你就惨了,对方很自然第一时间想到你。毕竟当初彼等原无缘,就是你一时心软坳不过起意动念撮合他们的。

 

如果一个案例也就算了,要多几个在心头你就难熬了,于是乎数年中他们家有个什么鸡飞狗跳你内心必然隐约难安,有时内心仿佛感到可能对方二人也许有更好的姻缘,仿佛一个慈念错害了他两家人似的。

后来的日子纵然仍有人求取姻缘求子求财,但爷不敢再贸然行此等撮合姻缘财子之术,反而是每每再三启动天地无形灵示,若有天命应允相助,爷行动助之或纯粹指导,否则直接拒绝了事。

因为有时事情关乎“逆天”(没有因缘),在玄学中凡干逆天之事的先觉条件是要有大量因缘相助(以不同的分散因素,转集中加大力度)又或有人代为殷勤请求天命,最好必须由当事人自己行持恳求不可。


不是说我们做人不能有所求,重点是,如果没有天命而强行造作,也许可以成功,也有不少案例,但有一得必然有一失,有时你得到对方的人,但却得不到对方的心。你要对方稍微有你的心,你又要能够完全忍让对方的需索无度甚至过分的要求。又如一些人无子求子虽求得了子,而子却不孝一样。付出和回報不成正比,必然產生痛苦,因此不能过于期待完美。


所以说最方便之法莫过于更改风水,虽说有时因为先天风水极限而力度不彰。但胜在做师父的没啥后顾之忧。如果风水得力甚至可以一举多得。

除非你不知天地数理纯粹胡乱作为以后自己承担,玄学术数家因为一时心軟单靠一己之力为人行逆天之事是很辛苦的,那种苦只有自己才知,实在不足与外人道矣!

有时想想,何苦来哉耶?

20/10/2021   龙爷。

2021年4月5日星期一

 








浅论善恶》

当一个人自诩或表现出来是善的,他很容易被人们锁定标签,可一旦他稍微表现恶,很容易就被人们所诟病、迁怒和厌恶。

一个大好人突然做了错事或坏事,人类的头脑轻易的就能转换他好人的印象。但好人要将失去的好印象转换回来却难。

刻板的说,善人形象变恶易,恶人形象变善难,但那不过仍在他人眼中瞬间的假印象而已。

在现代的网络世界,如果一个恶人要突然做了件好事让人看到放上网,也可以很轻易能够改变人类的印象而加以褒扬。

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表面上打着正派宗教旗号光环什么的,私底下心如蛇蝎又有谁能知叻?

话说,如果没有真实接触一个人一段时间,一般上根本无法深入琢磨一个人的性格趋向。

客观的说,人类天性善恶兼具,没有一出世就是偏向某一边的,只是后天的环境影响造就性格偏向那方面较多罢了。

或许说,抉择上也在于个人良知侧隐的多寡而已。

从惯性上看,性格偏向善良的人叫他去做坏事当然有难度,可一旦受到某种刺激失去思辨时依然可以做到,可是如此可能造成所谓的“无明火烧功德林”或“千年功行一朝丧”。以往的作为皆被否定成虚伪。

性格偏向邪恶的去做好事自然容易,但却可以被放大,说成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我看来,一般人的心态仍不过是想标签人家罢了。但对于恶人来说,意义并不大。

再说别忘了世间的“恶”也有两种,除了表面硬实力的恶,还有笑里藏刀内在软实力的恶呢!

表面化的标签很容易,实际上要看清确实很难。

想想咱大马的某位高龄首相第二度当选的情况就知道了。

06/04/2021    龙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