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7日星期六

信仰的感应方式


























《信仰的感应方式》


有人问,他家中的观音特别灵感,好像跟它沟通都有不可思议的感应。


又问拜观音该当成佛教观音来拜好呢,还是民间观音来拜好?


我曾写过观音这罇菩萨的来历,在此就无需赘言。


其实,如果你是宗教信仰者,不必任何人说甚么你都会把它当宗教菩萨概念来供奉。


而民间信仰的观音只是一种形象指标,这种形象指标代表某些无形界频率,恰好某些人类适合领受这种频率,就变成可以供奉那种形象产生精神信仰。


无形界之间是可以传达波频,即便是起乩,也可以借助人类脑波传达一些共识。


所以不是说有某个观音或神明特别灵感,实则是人类脑波的波频灵感,另外无形界捕抓讯息更简单也很厉害。


如果问爷到底抱持宗教信仰方式礼拜好,还是民间信仰方式礼拜好呢?


爷只能说,如果你拜拜是纯粹有求于它们,那民间信仰方法会比较容易有应,心理层面比较没负担。把它当成宗教的菩萨拜的相应较难,那是因为在思想层面上多了很多包袱,如果你纯粹是信徒又另当别论。


爷喜欢用科学观点解读这类现象,可能一些人不太习惯,唯如此比较没有迷信或误导成份。


07/12/2019     龙爷。

相关文章《观音之谜与信仰探讨》
https://dragonfengshui8269.blogspot.com/2016/10/

解读压太岁


























《解读压太岁》


有人问,为甚么要安奉太岁(压太岁),太岁是神煞迷信吗?


答曰:用比较科学的角度解说,就类似风水磁场论一样,太岁原是代表一种和地球相应的强烈(木星)磁场,当然它也会和人类各自的磁场起对应,古代称之为“冲犯八字”。


这种对应遇到流年时运好的时候它的冲击力量会减少,反之它的力量就会增强,精神上就会受它骚扰,所以一些人在某些时候会觉得很衰。


磁场力量是从古代天文和地理学因为皇家在历法和大型仪式上的需求,加上年代的推演在某种意义上被逐渐改进和被形式化及普遍化。


南宋时期更因为宗教关系而开始神化,明代更细分成60种磁场。清代则直接塑造成神明来供奉膜拜。


贴桃符则是民间配合春牛祭典和春节的方法,这是最廉价的心灵暗示法,它也具有浓厚的过年喜庆气氛。


太岁磁场力量如水,减轻这种磁场干扰有很多方法,“压太岁”只是其中一种称法,当然“压制”也是一种禳解方法,但太岁磁场“对冲”强劲时,压制就不是理想方法了,而必须将之“疏导”。


爷比较习惯通过“术”来疏导,术其实和宗教无关甚至比宗教的出现更早,它可溯源于上古的「巫觋文化」。


压制是“堵法”,凡堵必积,遇到附加力量配合时,冲击力将大增,而通过术的疏导可将大的冲击化小,将小的冲击化无。


太岁木星磁场在方位的冲击力量上会更加澎湃,因此有每年太岁磁场变动到住宅或祖坟前后不能装修或动土,犯之必见血光之说。


若不得已而必须处理,还是禳解疏导为上,小心则无咎嘛。


07/12/2019     龙爷。

相关文章《太岁典故与历史演变》
https://dragonfengshui8269.blogspot.com/2018/01/blog-post.html


2019年11月24日星期日

佛家的核心价值




















《佛家的核心价值》
副题:大乘佛教与新兴佛教。

 
有人看了我前两篇文章,《真理和真相》及《也谈打坐可成佛》后问了一下关联问题,爷觉得值得说明,其问题如下:

 
其一,为甚么后弘期的大乘佛教被批评为非佛说,难道后来学佛的就不能超越第一个佛祖吗?佛法原义难道不能被改变吗?

 
其二,佛教到底能不能随着传向其它不同国情、文化、民情而做出调整改变?为甚么有些人说行有些则说不行?

 
其三,为甚么当有人创立新佛教就会被认定为附佛外道,或新兴佛教?

 
爷说,这三个问题有些广阔深邃,但却有着同一个梗结。

 
爷就以连消代打方式直接解答吧,很明显的以目前情况来看,佛教确实已经因为传向不同国度,也因为各国的各种不同因素而改变。

 
例如各地环境不同、饮食不同、语言不同、服装不同、配合风俗民情不同及时间的推演等等。又例如泰国的不同地区,僧人的服装行囊都有些许不同,甚至有要把眉毛剃掉的支派,和原始佛教或根本佛教时期的情况相比当然有很大差别。

 
但无论外在形式怎么差异,其「核心价值」的理念是不能变更的,核心价值一改变,就像一辆宝马车换了保时捷引擎,表面虽看不出,但还可以称之为宝马车吗?

 
然而从客观角度看,纯粹的核心价值,有些又是可以完全改变,然而有些则不能贸然。

 
例如以“科学”来说,当一个科学家研发出一个新概念出来后,等于创造了一个新核心价值。可是若干年后,另一个科学家根据前人的理论研发出更新的概念,甚至完全推翻了旧概念,而且还被证实有效后,这创造的另一个新的核心价值是可以完全取代旧概念的。因为这符合科学寻求突破进步的程序需要。只要没有抵触前科学家的概念注册,新发明还是可以申请专利的。

 
然而如果佛法的核心价值被新概念颠覆,而且被实证有效的话,佛法当然也可以被超越和取代。然而重点是,你的推翻要真的有理据,其次你不能再引用“佛法”这个名词,你可以用其它甚么“XX法”,否则将有被视为“附佛外道”也就是有剽窃、冒充之嫌。

 
所以如果一个新宗教概念诞生后,若完全没有抵触其它宗教理念,他就不会被其它宗教攻击。但是,只要有丝毫引用到其它宗教的同等名词,就有被攻击为剽窃或冒牌的危险。

 
虽然说大乘佛教的改变有迹可寻,但它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的突变,而是随着年代的推演而渐进改变的。

 
另外大乘佛教有两个必变症结,其一是因为大乘佛教的改变来自于僧团内部。其二是因为《论藏》是可以随着各派大师、长老、论师、上师的领悟不同而各自增加,完全不需要经过所谓正宗长老僧团结集的评估审核。(肯定不过关)

 
既然大乘出自《论藏》,学习又以各派论点为主,自然不是出自于原创的“佛说”。

 
再说,既然是来自僧众内部的渐进改变,这就无法将之说成是外来的“附佛外道”。其次,僧众或僧人本身是有权利选择自己比较喜欢的论述或某些段落重点去各自学习探讨的。

 
其三是第一次出现的《论藏》本身已经在阿育王时代被刻意扭曲了「佛家」的原义,这刻意的铺排,导致后期「佛家」的人生教育逐渐变成了宗教「佛教」,内容逐渐偏离而完全没有回头路。

 
所以严格来说,逐渐颠覆了原义的大乘佛教就已经不是纯粹“附佛”那么容易厘清了。

 
世界上任何学术和知识的原义一旦被稍微窜改、被颠覆,就已经不是原装、原汁、原味,这造成误导而分裂就是必然和迟早的事情了。

 
所以后来的大乘佛教发展成有比释迦牟尼佛更超然更神通广大、上天下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大量佛菩萨和金刚神众祖师大德诸天的产生,而且互相之间身份几乎可以随意变换或兑变,可以说千变万化宇宙无敌。

 
再说,古印度的「佛陀」所指的就仅仅是老师的尊称而已,所以耆那教的创办人更早就被尊称为「佛陀」。而“佛家”的佛陀和后期“佛教”的佛陀又有着天壤之别,“菩萨”这个名词的出现同样较晚。

 
所以更后期各大论师编撰的《论藏》干脆改说一些经典是佛陀去天上或龙宫说的,是某些祖师用神通去龙宫天上取回来的(虚空藏、水藏),或在极其秘密的岩洞或神秘的南天铁塔中取回来的(岩藏、塔藏),甚至是其它的佛或某大菩萨在某某境界说的。

 
你且说说看,这死无对证的说法,是不是要比所谓的“附佛”情况严重?这是不是“非佛说”还很重要吗?别说一般人不容易厘清,出家僧人没法厘清的简直是多如牛毛。

 
再说,就算厘清了,一时间出家人能怎么做,难道要还俗吗?那一般惘然若失的信徒又要怎么做?

 
写到这里,爷并非想提倡些甚么,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些人喜欢吃原味版菜色,有些人喜欢吃改良版菜色,有些人喜欢吃现代版菜色,但除非原创认同授可,否则还是别用同一个招牌为好,免得官司诉讼,民间死命吹水,到时灰头土脸不得清闲,如此而已。

 
但有一个前提和关键我们必须要认明,人类不是不能搞创新,但一定要确定你的新理据推翻得了旧版,能攻克它的不足,如果自相矛盾又漏洞百出,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而且三两下就被人驳倒,那再新都不如旧了。

 
最后,有些人不吃印度菜而喜欢中国菜,有些则独喜西洋菜,有些喜欢吃用中东石油种出来的大洋葱头。爷现在啥都吃,还专挑好料的吃,已经吃出些自己的核心味道来,顺便如今让你也共享品尝了。来,多吃不撑,嘻嘻!

 
24/11/2019        龙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