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日星期一

体谅和包容

 








《体谅和包容》

那天和老友谈到处世的教训和教导,他感慨人是难以被教导的。

我说那就不必教啊,所谓人之过在于好为人师叻,又何必拿来烦恼叻?

他说不是外人,是自己的后辈子孙,他说他才没那闲工夫去教导外人。

我这老友是硬汉一名,脾气本来就不太好,在和晚辈沟通方面难以耐住性子,若牵涉教导那就更别谈了,年轻人也顾着自己尊严不易认错(有时是角度问题而不是过错),这样一来一往,家庭分分钟就会起口舌是非。

是啊,我想到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和理解有时不是说时间久就一定能圆融互通的,当无法更好的沟通时,朋友同事关系有时尚可以不搭理不交涉,你爱咋办就咋办。而亲属关系更多时候就是一种体谅和包容了。说白了,这就是看关系而论情理的层面了。

以情论,若论家庭至亲关系,有时一些成员就会说:怎么其他成员(他)不先来体谅我,倒偏要我去体谅他人?

这其中的体谅,就确实隐藏有身份、责任在内。你确实无需怀疑,即便是家庭血脉成员,思想层面也大有差异,考虑事情的细腻、深度、周详、社会经验更是大大不同。

再说,人一旦越在意自己的尊严就越无难以和他人沟通,届时冰山将永远无法打破,有时你必须学会第一个放下姿态和尊严。

有时,即便你放低姿态语气谆谆教诲,但由于不是他个人经验,因此仍不可能当下感同身受,除非他亲身经历过,否则能领会一成也就算是不错的了。

好吧,就算你大发雷霆,吼叫怒骂笨、蠢、白痴、固执”等等,徒让彼此关系陷入僵化,岂非于事无补。

与其如此,倒不如反过来面对、承认、接受人与人之间确实有思维隔阂这回事。你心中就直接接受他的“笨、蠢、白痴、固执”就得了。

有時就如同咱小时候因某些错事被长辈训话,至到长大出来社会工作尝尽酸甜苦辣时,才能感同身受理解那时的训话一样。

至亲还尚且如此,那朋友就更不必说了。按常态来说“他不是神仙,我不是圣人,彼此都存在不完美,实在不必对谁过度要求,不必对事过于期待

能如此想开,也确实没啥事是不能体谅和包容的,那心中还有啥好抱怨的叻?

自他亦是人,人性如此,谁怨由谁啊。

02/11/2020       龙爷。 

 

2020年10月31日星期六

成功和底牌

 








《成功和底牌》

很多成功书籍和网路教条都告诉人们,只要秉承善良、诚信、沉稳、宽容、内涵、赤诚、责任、原则、分寸、坚毅,要晋级上流社会成为成功人士绝对不是问题。

事实上的真相是,无良、无诚、无信、无责任、无原则、无分寸还小气巴拉的上流富豪比比皆是,唯一有相同的就是坚毅,坚持着那种作死的行为。

其实无论古今中外的历史都可以看到这种事实,当今最典型又容易想到的莫过于那位特离谱总统。在各国政商界这种“人才”也确实比比皆是,大马政商界当然也不会例外,这是不容否定的事实。

当然,人们当然能够做善良诚恳的人,但善良诚恳“可能”会有小成就,但是不太可能因此晋身巨富。看好我不是说完全没有,但有时你没有两下子狠招段要上岗终究会很难。

事实上成功的富豪往往都必须向他们的下属鼓吹说如果要有和他们一样的成就,就必须秉承有善良、诚信、沉稳、宽容、内涵、赤诚、责任、原则、分寸、坚毅。

原因是因为其一他不想你能超越过他,其二是他会非常没有安全感。这就和古代帝王利用儒家或宗教思想来制约人民下属一样,但皇族官家自己是不受限的。

这一点你可以从爷写的19篇雅利安人入侵印度的历史中得到参考和理解。

所以等你上得了岸后才来写传记漂白自己,或告诉人民下属说因为你秉承良知、诚信、沉稳、宽容、内涵、赤诚、责任、原则、分寸、坚毅,所以才晋级上流社会成为成功人士的也不迟。

有几种人看我这样写心中是有点火或很不爽滴,感觉上我在鼓吹无良、无诚、无信、无责任、无原则、无分寸,还小气巴拉。不过你仍可以pass过或者当爷神经病不要紧。

事实上无论爷怎么吹,品性善良的人还是善良,而品性恶劣的人你怎么吹,他也不会因为某篇文章就此改变自己。

严格的说,洗脑人类这种工作是任何国家统治者的长期目标。但把台底的真相放上台面让人看是爷的特色。

所以別太認真去相信任何表面上的創業奮鬥說詞,真相和底牌往往都是令人詫異的。

除了一般专业人士或小富由俭者外,爷不是说这世界上完全没有靠正当手法按部就班稳稳上位的人,但这毕竟为数不多,因为没有天时、地利、人和,与时代背景及各种因缘偶然聚集,很难撮合一个人的成就。更何况这种因缘机率几乎自他都无法刻意复制。

爷虽并非刘镛,但同样不是教你诈。

掌握人性后你不一定能成功。
但理解人性后你不会变蠢。

龙爷。

 



2020年10月14日星期三

风水市场价位和功力造诣








《风水市场价位和功力造诣》

有人问我风水的勘察有没有所谓的市场价位?风水是如何定价位的?

我说严格来说,风水是很难定义价位的,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风水本来就不是一种商品,充其量它只是一种服务,但这种服务和一个人的穷通祸福、贫富贵贱有着相当大的关联,所以它不能当成是一般性的普通服务,润金自然不能与一般服务同言。

当然,风水的润金也取决于师父有多久的经验、处理事情是否认真、细腻和是否有责任感,这些都可以在功夫上体现出来,下来就是他在知识上的专业,能答之有物让人心服,最后就是他的口碑了。

所以,你可以说某师父的堪察费用很贵,外面仍然有一堆平价大师和名气大师。当然,没人可以阻止你的想法,只有你真正请了他们之后才会发现它的区别到底在那里。

名气大的大师不代表功夫上特强,而且价格往往还要更昂贵,那是因为他们丢在广告和包装上的费用极大。所以没有算你那么高的润金他根本难以回本。

就商业角度来说,通常注重在包装和广告宣传的大师在内在知识方面往往不需要学到非常专业和深入。他们要的只是对的经营手法,包刮塑造自己成偶像派大师,广告攻势策略,发起群众效应鼓动名气,和有生意做有产品卖而已。

再说,有能力把自己搞成偶像派的风水大师其背后都是有一些“背景”支撑的,只是外行看热闹,不知其所以然而已。

所以一个大师是否年轻漂亮、衣著时尚、名车代步、出入豪阁、品味高档、处处广告,和他有没有做到我在上面所述的要求是两回事。除非你真的当大师是偶像。

然而,从实在的角度说,这和人类去看医生一样,一般你会上网查阅医生的重点在于他的专业服务到不到位,对你的审查细不细心,和能不能对症下药治好你的病而已,然而和医生是否年轻时尚、住豪宅、用名车、吃馆子、有没有很多广告、是不是偶像派没啥关系。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找坊间的平价大师,平价大师之所以平价往往都是处在磨练甚至刚起步的阶段。其二是,既然收费平价你就不可能对他们要求要有过硬的经验、事事细腻和讲求责任。其三是,等到他们经验丰富羽翼丰满时润金仍然会翻倍起价。

别忘记实习医生也要吃饭赚钱的,你不可能期望一个师父的生活素质永远比你还低吧?

再从价值上来说,很久以前我就曾经说过,如果一场风水布局能救一人让他趋吉避祸,请问一条命的拯救该收什么价格?如果能救一家人,请问又要收什么价格?如果能让一个人得一百万家底到底要收什么价格,如果能得千万或上亿家产又应该要收什么价格?如果让他财丁贵寿,子孙满堂,又收什么价

所以说,风水不是商品,它是无价的,它简直难以衡量。我在《大马风水漫谈》一书中就说过,尤其「先天风水」这东西本来就不是你的福分,而你命中带来的才是你自己的「先天福分」,你能用到「先天风水」那是一种「后天的福分」。而这个行业的老行尊一般都是“赐福者”“赐福者”这三个字目前只有我派较常应用,外界不曾见过)。我们把“地灵吉气”转赐予你让你得「后天之福」,你如果越计较等于就是在让自己越没有福分。你其实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因为相对于你以后所得到的不知要多现在几多倍,相对现在的付出简直是微不足道了。那又何必为了区区润金限制着自己的福分呢?当然,这也是人类被刻板的商业模式锁定,导致一般人不可能会往这个角度去考量的实况。

写到这里,我再另生一个枝节,顺便告诉你们我的独特经验吧。这里先表明,若你是其他大师流派的徒弟或学员,看不下去的可以选择略过。

一个经验卓越和知识全面的师父在风水术数行业淫浸多年后,他也能达到因熟而能生巧,因巧则能通神化境「通神和化境」不是指特异功能或神通,它是一种在实战现场、在当下情景中才能意会到的,不可言传的刹那感知。能达到这种程度,很多时候在风水的处理上甚至已经不再按照刻板的惯例出牌。

有时甚至直接用“逆袭之法”反其道而行,有时则“无招胜有招”让同业者百思不得其解。这种状况尤其我这惯用「地灵术青囊学派」情形更加显著。有时我用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动作,有时坐着不动仅仅用心灵力量(潜意识投射)而已,就能成辦很多份内预算的事情,我这派最明显的莫过于在福分的投放和赐予以及灾祸的遏止。所以我派有另一个内称叫“赐福者”。

在断事方面,有时一个事情的好坏和吉凶往往在一刹那间就可以即刻定夺,甚至连卦都不必卜。这非常类似古代「梅花易」的化境,这也是很多古代真正的老师父心知肚明又无法用口讲述出来的。同样的,我也是第一次写出来。

其一是,因为它太过类似易经」的「梅花易」它完全是“应机”而出,完全没有一个相同的案例,导致无法用现代方法统计去规划和做出盲点测试,只有运用者本身心知肚明,是非常纯粹非常个人的真实体验。

其二是,因为境界过于玄妙无法口述,就算是说出来也无法一时令人取信。

其三是,说出来反而容易产生轻慢或侮辱,尤其是服务对象。

为什么说服务对象呢?因为万一当事人刻意轻慢侮辱,那将牵引带动我们的深沉情绪意识,只要是人类,下意识间就会因为头脑的惯性思维对抗,投射出不好的意念。因为一个坏意念的激发投射,导致好不容易把当事人刚建立起来的福气打散而功亏一篑。

在一瞬间从“赐福”变成“毁福”,甚至变成“赐凶招祸”,这是我最最替客户担心的。所以我在办事中经常保持高度EQ甚至咸默。经常暗暗起意用独创的「乾坤心法」做恶意念的消解和清净,就是以免伤及口无遮拦的无知客户。

有时这种意念甚至超出工作范围之外,真正可以不必“乌鸦嘴”都可以伤人。我也曾经说过,我比所谓教导「深沉潜意识」的老师在“用意”上还要经验丰富。另外,我们“坏意识”的投射力比“好意识”的投射力不知道要强悍多少百倍。

再次说明这和任何佛道教信仰无关,以免坊间用祂们的攘解术来相比。我甚至不沿用那种术语文字不受他们的思维框架限制。

再说,现代刻意打着宗教旗号口喊收费随缘的可能令你得不偿失甚至损失更大也未可知。(宗教人士别对号入座)

我这方面的玄妙经验,也真的是非一般坊间大师的经验,没有真实的经历你根本不可能说得出。这也算是一种超越宗教信仰包刮超越玄学术数的验。有人说,这已经是半仙的境界,其实我本人对“半仙”、“大师”这等字眼觉得非常恶心。

清朝大思想家 魏源 在他的《默觚》论道中说:“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中人可易为上智,凡夫亦可祁天永年造化自我立焉所以我只能说这仅是在我行业中的一种类似 庄子 说的「庖丁解牛」中所谓「技进乎道」的“意境高度”而已。

所以在过往,过于玄乎的东西一般不太爱写,反而比较爱写合乎逻辑,合乎思维辩证之物,以前不写是因为不想怪力乱神让不太理解我的人误解以为我是打着宗教信仰旗号唬卵天下的神棍,也容易在业界造成人事毁谤,网络间造成人身攻击

至于现在的写也是“应机示现”才有意而为的。或许说,我现在的作法更类似远古时代的巫觋和萨满,我也明示说过,我算是现代真正意义上的巫觋,其实我现在要说,我的前世也曾经是。

14/10/2020。   龙爷。 

 

2020年10月10日星期六

一宅多师评

 








《一宅多师评》

(一间住宅的多师评断)

一些客户曾经在勘察风水的数个星期后私下问我有关他大师朋友到他家评断他家宅风水的布局,最后又再转问我认为如何。

我说如果你和该大师不太相熟,我仍可以对他的观点正确与否做出分析,但如果是你的朋友,那我就有点难处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你认识他在先,但你不请他反而请我勘察,事后你请他重新评估我的勘察,对方如果没收费兼纯粹义务,难免可以酸溜溜对我的布局极力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但你又把对方的否决说辞转告于我,由于我根本不认识对方,不晓得对方用什么门派角度观点驳斥我的观点布局,故此我无从下手。

而且,这种情况下无论我怎么说都是错的,因为如果我反驳他的言论则可能会被你看成我为人小气无法容下其他大师对我的评估。

如果对方理据正确那我无话可说,我甚至可以如数退款于你,还反过来赏识对方的高明也无不可。

但要是没有理据那就不好说了,这无形中还酿成一种师父间的隔空对决,最后让你和所有人看笑话,说这些个师父的说辞各说各话,根本没一个准,还自相残杀的喧闹。最后换来大家对谁都没信心,这种导致三输无利之事,你何苦来哉?那为啥不一早请他勘察就完事搞定了呢?

再说,无论对方晓不晓得该地已经勘察,如果没有做出对其他师父的断言做出理据反驳,而仅仅是对该地的吉凶做出判断,那你也应该让对方拿出理据佐证他自己的说词,再两者对证看看谁的评断更合乎情理不是更好

如果你一早就对他有信心,更应该直接叫对方勘察听对方的才是,至少也不至於毫无头绪心烦至此!对方听罢恍然点头称是。

话说风水派别间的说词到底有没有一样的。

其实风水派别众多,在主观意识下,看法自然有很大差别。就算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因为悟性不同,观点也会有所不同。

当然在基本意识形态上的说法,例如强梁莫压床”、“水火对”,这些在理论操作上都还是可以一致的。

但如果你说,在以上这两种情况下的人一定有同样的发生吗?这就难说了,有些人睡在强梁之下甚至不一定有病痛,水火相冲也不一定就真的出口舌是非或心臟病,就算有事也不一定就出那回事啊。神准在概率上也不是没有,但那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理论操作即便可以一样,结果还是可以千差万别的。

再说,如果你怀抱真才实学,还真的懒得去争辩。除了同一个师父门派下,否则玄学派别间如果真闹争辩是很难有统一结论的。另外,因为谈到深入的学术操作和断事部份,等于你主动公开,拱手让他人公然窥探和免费学习,谁又会笨到那种程度呢?任何一种行业都不会吧!

一个修车师傅的斤两到那里,你自己要去仔细观察,你也可以问,但要有技巧,最后找谁自己下定决心,別三心兩意。

10/10/2020    龙爷。

2020年9月28日星期一

开光趣谈和易经








《开光趣谈和易经

记得数年前有一住南马的女读者来电问,他搬了新家后的两年,丈夫好像转了性似的,以前的他滴酒不沾,自从住进来后就逐渐喜欢上杯中物,最初只是买些啤酒在家喝,后来到茶室和朋友喝,最后甚至到夜店喝得大醉后回家大发雷霆,夫妇因此感情失和几酿离婚。

我说可能是生意上的烦恼或者生活压力过大,或者妳和他吵架吧?女事主极力否认有此事,经过商议她决定起卦试试。

得卦后,见次爻之鬼化回合,又代表丈夫又代表神位,同样的用神,关键在一个字。我居然琢磨半天解不出,因为易经从来都没有相同的卦。

想得我很睏,打算去小歇一会,一转过身看见多年供拿督公的五加皮,头脑猛的一醒字加坎卦之水岂非「酒」字?。马上联络女事主问,是不是神台上有误放摆设的酒类?

女事主回答没这回事,因為拜的是觀音哪來的供酒?怕我不信還順便拍照發送過來。神台果然干净庄严摆设得当,无可挑剔。

从卦象的不寻常,我在想难道是无形界的问题?可是无形界的事怎么对证?如何做证?

烦恼了一晚,第二天仍然去帮人入伙安神,在安神的过程中不由想起可能是安神者潜意识的问题。

我随后联络女事主问家中观音到底是找谁开光的?开光者是不是好酒之人?过后事主回复我说是某济公坛的乩童开光的,经过询问对方竟然是丈夫朋友的朋友,同样是酒徒。

这等于就解开和印证了卦中隐藏的秘密。的确,开光这种事非常微妙,居然牵涉开光者的人格和潜意识投射的问题,还无意中产生了影响力效应。

所以我在开光方面从来小心不挪用自己的意识,如果不小心挪用会马上连续性剔除清净,确保投射转移的都是最原始最清净的宇宙意识,这才有利于当事人的安奉,当然这其中牵涉开光仪式的特殊秘密了。

无论你是什么宗教的传教人士或什么派的修行信仰者,只要你是人类,在人格上肯定不会圆满无暇,都有很多阴暗层面的潜意识,这些才是不可小觑的关键。

请来的到底是什么灵,还是性格相近的酒鬼开光者自己都不知道,后续的事就更加无法窥探了。

事情搞明白后就好办了,遂约好当事者夫妇详解卦中原意及后果的严重并告知处理方法。

做先生的顿时觉得卦象合乎情理,经重新开光并叮嘱其丈夫克制酒意后,其丈夫逐渐回复以往的生活。

 

后来他太太对我说,好在那个乩童不好色,否则他先生就糟了。我笑笑,但心里在说,你怎么知道他没有?你怎么知道和尚肯定断除色欲?你怎么知道道德光圈的背后深藏的着的人性阴暗面?但有多少人能够真正明白,有多少人嗤之以鼻,有多少开光者在背后怒骂说我危言耸听。

所以,不是开光多少钱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宗教,更不是什么高人开光的问题,而是开光者在开光二字上懂不懂它的意义,知不知人家拜你的暗意识所產生的影响有多深远,仪式上到不到家,懂不懂廻遮潛在不良意識的投射力,知不知道如何瞬间補抓發放轉移宇宙意識力量的问题。

开光的重要真的不在表面而在智慧的内涵,易经一個卦象就可以輕易作证。否则你家中天真的小孩就可以开光,重点是他没玩过「绝地求生」的“杀人”游戏。

28/09/2020。    龙爷。

 

 

 

 

 

2020年8月27日星期四

大乘佛教的产生与奥义书的关系

 


大乘佛教的产生与奥义书的关系 


在印度宗教的哲学思想中,最大正统的要算是「吠檀多」或称「吠陀」,最大异端家」,二者的相互关系影响了印度思想史。


大多数印度思想史家认为,佛教的基本世界观乃是从陀与奥义书思想发展而来,实际上 释迦牟尼 本人在出家初期的确受到奥义书思想重大的影响,比如业力,因果,三世轮回,苦,解脱,四禅八定,六道众生,诸天等等。


佛教的核心部分乃是在宣扬形而上的本体论,籍禅修,苦行等方式,期待小我(本具自性)与本有的真常大我、梵我(如来藏)合二为一而脱离三世轮回之苦,回归清净的本性。


「原始家」的核心思想是说明 释迦牟尼 因为洞见人体「六处入处」因为「根境识」的关系导致「五蕴」生起情绪烦恼痛苦,续而流转生死的真相,并以此「缘生法」正见念修持「四圣谛三转十二行」出生死烦恼


一直到了「根本佛教」时期,因为《阿毗达摩》的出现导致变更法理,才从「佛家」逐渐演变成「佛教」,提倡「三世实有倡导无常,苦,空,无我等思想,企图通过修习「安那般那」和「毗婆室那」禅法断除生死烦恼解脱的理念


佛灭数百年后,奥义书的思想日益深入的渗透到佛教中,使佛教的思想产生更大的演变。从部派佛教三世实有说,到大乘佛教绝对唯一的真如法性,最后于公元五世纪后产生的如来藏佛教描述一切众生本具清净自性,真常唯心的内容,使到「佛教成为了佛梵杂糅的产物,逐渐被奥义书的思想所同化。


大乘佛教是公元前二世纪在古印度出现的新思想,它的特点包括了:强调悲愿,入世利他,菩萨信仰,神通示现,他力庇护,梵化的佛性涅槃论,绝对的佛陀观,超经验的形而上学等。


学术界充分意识到,这样的思想是与原始佛家」思想完全隔裂,而另一方面又体现出与奥义书中形而上的思想完全一致的特点,如:不二,平等,如梦如幻,假有,二谛,无分别,唯心等,这在佛陀时代的家」是绝对找不到根源的。


大乘佛教的产生绝对不是一种单一的运动,而是相互松散联系的思想趋势的整合结果。1.禅观的新思想,2.菩萨行的开拓,3.净土信仰主义的强化,4.脱离部派佛教三世实有论,妄想恢复「吠陀本旨的冲动,而这些新兴的思想无论从个别还是整体上看,都反映出奥义书思想对大乘佛教的影响。



一 .禅观的发展与大乘诸派


大乘般若瑜伽思想的产生都离不开禅观的发展,这一点在大乘经典中可以得到证实。如现存最早的《八千颂般若》中说六百万三昧门,谓得是诸三昧已,了达般若波罗蜜,住阿毗跋致地,《小品般若经》卷十明确指出禅法的三昧是般若的根源。


从逻辑上说,在印度沙门文化的包围下,奥义书真常唯心的思想通过禅观渠道,被皈依佛教后的外道大量的引进佛教,在没有「经部长老」审核监督的时代,这是很自然的事。


般若的思想可能来至于不属正统僧团的游方吠陀苦行僧,相对于部派僧伽的独立性,他们的禅观内容更容易接受新的启示,包括来至于奥义书的启示。《般若经》暗示了大乘禅观三昧奥义书形而上学的一致性。


如:1.离幻 ,空花,如镜像三昧,2.无碍解脱,性常默然,不坏,光明,离垢清净三昧,3.无差别见,诸法不异,离一切见,离一切相三昧,4.诸法不可得,离一切着,破诸法无明,离尘垢,离一切暗三昧等等。


这些禅观的思想内容,在原始佛家」、「根本佛家」、「部派佛教」中是绝对没有的,但却与奥义书梵,真我,如来藏,空性,第一义的世界观有着本质上的一致性。比如,离幻三昧等就与奥义书观证世界为幻,唯梵(常住真性)独真完全一致。


无碍解脱三昧,则于奥义书梵(常住真性)离言诠,离相,解脱,恒常,光明,安隐,清净无染毫无本质上的区别。如无差别见三昧,则于奥义书中观想梵平等一味,无见,无相,无差别完全一致。如不可得三昧,与奥义书中常住本性乃离诸名色,不可知,不可得,不可着如出一撤。


奥义书中这些禅观思想的出现早于佛,而原始佛家」并无这些内容,因而可以肯定,般若三昧的第一义谛,空性等思想完全是受到奥义书中常住真性的影响,或者说,大乘般若的思想完全是在奥义书的启示下产生出来的新思想。


另外,于公元四世纪出现的大乘瑜伽行派也是受奥义书的思想启示演变而来的,在早期的部派佛教,就有不事议论,专修瑜伽的瑜伽师,后者正是由于导入唯识性的禅观理念而形成了瑜伽行派


虽然在《阿含经》中也有一些随顺识本论的内容,但是属于极其偶然的。很难想象,数百年后会演变成一个完全独立的大乘学派


识本论乃是奥义书的主流思想 ,而《阿含经》中识本论实际上也源于此,且奥义书要求禅修者观名色(五蕴)唯是识,这与大乘的唯识观一致。


因此可以确定,佛灭后,有些皈依佛教的外道,把奥义书的禅观方法融入佛教,从而形成诸法唯识的观法,但同时,他们试图从《阿含经》中寻找根据,最终导致了瑜伽行派的产生。


正是奥义书中形而上的哲学思想渗透进家」(阿毗达摩),这才是引起后来佛教思想大变革的真正原因。当由此形成的新思想被表达出来,就形成了大乘初期般若和中期的唯识思想,所以,不管是般若思想,还是瑜伽的思想,都表现为对奥义书形而上学的回归。


「部派佛教的教义宣扬的是缘起」「无我,无常,苦,不净,而到了后来的大乘各派时,处处在宣扬真常大我常,乐,我,净



二. 大乘菩萨道的形成


佛灭百年后的部派佛教中,因缅怀,从而出现《本生》《譬喻》.《因缘》《方广》等经典,还有后人编撰的传记文学塑造偶像,因此菩萨的观念逐渐的形成。


菩萨最早是指「原始佛家」时期对沙门的布施供养者,到后来的大乘经典中,凡是发誓度众生的人皆被指为菩萨」,排行在「四果阿拉汉」之上。然而盛行于南传上座部菩萨道思想则完全有别于公元一世纪出现的大乘菩萨道」理念然它们都是由后人编撰发明而成。


大乘菩萨道」又称为「大乘佛教」,它是以大慈大悲,大愿大行为主要特征,它的产生自然是以菩萨思想为重要资源。然而,从原始佛家」的朴实无华,逐渐演变成很多佛菩萨出于大悲,系统拯救的行为原始佛家」倡导解脱为最的理念,转变为大乘菩萨」提倡慈悲的传教式精神,如果不是 阿育王 因为提倡《阿毗达摩》变造经典打破传统缺口的影响,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近现代的学者指出,作为「大乘菩萨道」基础的慈悲观,极有可能是受到波斯盛行的「弥特拉崇拜启发,而且在大乘经典中,作为「大慈象征的「弥勒」和「大悲象征「阿弥陀佛」,也有波斯的「弥特拉」的朔源。


然也有人认为,由奥义书的传统思想融合克里希那的崇拜,并吸取波斯文化因素而产生的《薄伽梵歌》对大乘菩萨道思想的影响更大一些。


《薄伽梵歌》摄取奥义书之精华,其主要内容的成立远在于大乘佛教之前,大乘菩萨道」重悲愿利他入世的精神,与原始佛家」专重解脱的理念完全不同,但不代表他们不注重入世,只是随顺「缘生法」而已,但却与《薄伽梵歌》的立场完全一致,说明前者受后者的思想而来(几年前,我曾见过有佛教徒将《薄伽梵歌》当做佛法在弘扬)。


《薄伽梵歌》的思想与原始佛家」的思想完全不同,它的基本宗旨涅槃与世间,出世理想和入世精神的调和。这是因为,一方面《薄伽梵歌》继承奥义书的思想,认为世界如幻如化无常生灭不可得不净,故以舍离为修道准则,而另一方面,又在宣说,如来藏(梵)清净寂灭,遍一切处,能建立世界万法,世间诸法皆从真性而生,诸法有生灭,而此真如不生不灭。


因此,即不可贪着世间假相,但又不可违背真如能生万法的道理,所以即入世又出世,力求出世与入世之间的协调,修瑜伽者,必须以舍离与有为结合才能圆满修行。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般若经乃至大乘诸经中得到证实,它们倡导的就是,生死与涅槃不二,菩提与烦恼不二,世间与出世间不二,空有不二,凡圣不二,又倡导世出世间一切法当体即空,菩萨唯有证入此不二法门,方能成就无上菩提。简单说这是模棱两可的「唯心论调」,无论怎么说都可以,怎么掰都赢。


与此同时又极力的贬低自了汉”、“焦芽败种”、“没慈悲心,只知沉空守寂,所以不能成就无上佛道,一切只因不知本具常住真性,清净寂灭,且又能建立万法(如维摩诘经楞严经中甚至将阿罗汉贬成入魔),这就是大乘经典贬低的真正缘由。


而在原始佛家」解脱与烦恼,涅槃与生死是不可能融合的,释迦牟尼 倡导的是修持「四圣谛十二因缘得明断无明」(优婆底耶 充分阐明了原始佛家」与《薄伽梵歌》的区别。


到了部派佛教时期,寺院生活依然与世俗隔离,故大乘佛教」(菩萨道)的不住生死涅槃的思想当然是不可能从原始佛家」这样的实践中发展而来,更没有其他资源,所以它必然是由「吠陀婆罗门」的《奥义书》及《薄伽梵歌》涅槃与世间调和的理想化,深刻的渗透进后期佛教的结果。


再者,大乘菩萨与慈悲相应的平等性智(证自他平等,诸法平等)也是从奥义书》及《薄伽梵歌》演变而来。


第一原始佛家」提倡五戒中的不害不杀,完全是由经验而来的,它着眼于一切生命都有乐生畏死的心理,而《薄伽梵歌》所提倡的慈悲则完全是形而上学的。而《奥义书提倡的是:人必爱我,方能爱一切众生,其宣扬的真我是一切众生本具的。


在此基础上,《薄伽梵歌》标榜同体大悲,谓真我平等本具不二遍入一切众生,故瑜伽行者视众生之苦乐属我我所。


歌云:入彼瑜伽者,视一切有我,我亦有一切,故一切平等这既是大乘菩萨道所倡导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来源瑜伽行者出于自他平等之智,才有入世利他之大行,这与原始佛家」所倡导的生法」思想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第二,《薄伽梵歌》又从自他平等引申出苦乐平等,诸法平等,世出世间平等。其以为慈悲与暴戾,清净与染污,正直与邪恶,以及凡圣,苦乐等一切对立之相,皆从我(真如如来藏)出,皆以我为本体,故圣者平等视一切法。


歌云:世间众生同一体,万差千别自相同,视一切平等,乃真瑜伽士。这与大乘菩萨道」观一切众生本具佛性,本具智慧德相,又观诸法当体即空,同一空性的思想是完全的一致,而在原始佛家」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思想。


第三,与此相关,不二平等」,作为菩萨深智的境界,也是来自于奥义书》和《薄伽梵歌》。奥义书中提到,物不二」,是认知的最高境界,主客对待是因为有二元对立,是有分别,心有分别,则仍有法执和无明,基于此,大乘经典中每每出现斥,贬低有分别,法执未断,正是缘于此。


《薄伽梵歌》则把物不二扩展为诸法不二,认为有二味”统摄一切虚妄分别,世间由此显现出种种差别幻相,乃至出现贪欲与争斗,圣者得不二之智,等视一切,复归于一味之自我。


「大乘华严经中所云:奇哉,奇哉,大地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无明妄想不能证得,若无无明妄想,则一切智,自然直,无师智自然显现。」


另外在大乘真常系的经典中随处可以看到这样诸法不二平等的内容,如生死涅槃不二菩提烦恼不二世出世间不二凡圣不二等等,不胜枚举,而这样模棱两可矛盾内容,在原始佛家」时期完全不存在的。


还有,佛菩萨化身的观念也印证了菩萨思想与奥义书》和《薄伽梵歌》思想的关联。大乘佛教认为,诸佛菩萨法身清净寂灭,常住不坏,能出生一切功德,能随缘建立妙用,所以能无量劫出现于世,广度众生,这实际上就是「婆罗门教毗湿奴神」化身的翻版。


它乃是缘于巴克提运动,尤其是克里希那神」的崇拜。譬如,诸佛和观世音菩萨有光焰之身,充满虚空,每一个毛孔都包括一个他方世界,其中有无量无边的菩萨和众生,这与克里希那阿周那面前显现幻身,出于同样的思维模式。《薄伽梵歌》的影响也使大乘佛教通过佛菩萨实行的外力拯救得到发展。


另外,大乘佛教特有的诸法如幻,心性本净,如来藏本具的观念也正暗合了奥义书的思想于此相关的还有以下事实。


1. 最早的菩萨众是成立于公元前二世纪末,印度西北在家佛教信众,它的兴起与《薄伽梵歌》的流行在时间和空间上是重的。


2. 《薄伽梵歌》极力贬低出家修行,推崇赞叹在家持法,主张慈悲济世,反对解脱烦恼断轮回,以及强调真俗不二,凡圣不二,这都与居士佛教运动的精神完全一致在此,可以明白为什么在有些大乘的经典中,在家居士可以呵斥贬低出家众,甚至是


3.在家信众团体由于独立于僧团而存在,使包括薄伽梵崇拜在内的宗教思想渗入佛教更加的方便。因而可以肯定,《薄伽梵歌》是通过在家信众团体逐渐渗入佛教之中,最终导致了菩萨道的产生。



三.信仰主义的强化与大乘佛教的产生


信仰主义的强化也是促使大乘佛教产生的重要因素。在大乘佛教中,有着不少礼拜十方诸佛,祈求加被和忏悔罪业的经典,而这些内容则与奥义书的思想有着密切的关联。


「原始佛法本来重自证,而不重信仰,如《杂阿含》卷21:尼犍若提子语质多罗长者言:汝信沙门瞿昙得无觉悟观三昧耶?质多罗长者答言:我不以信故来......我已常住此三昧,有如是智,何用信世尊为。


而在大乘的经典中,如《阿众佛国经》《大阿弥陀经》《无量寿经》等主张通过信仰往生净土,《般舟三昧经》等主张通过念佛得三昧,现在诸佛悉立于前,佛教在这里变成了真正信仰的宗教了。这种巨大的思想转变,必定是印度本土原生宗教思想不断影响必然结果。


再说,这种强化信仰的佛教产生,与希腊波斯的文化影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公元前三世纪至公元一世纪,希腊人塞种人贵霜人等相继入侵印度,使印度西北成为本土文化与波斯希腊等文化交融的场所。


当时留存的佛教艺术(文学作品)反映出希腊波斯文化的影响是极深刻而显著的。因此,佛教的思想受后者的影响也是自然的,但这主要应当通过思想的比较来证明。


大乘「净土宗」的信仰而言,它的波斯文化的因素是很明显,前面说过,「阿弥陀佛无量光佛的信仰既是从波斯宗教信仰演变而来。波斯古经《阿吠斯塔》描述西方有极乐世界,名曰无量光大日如来」、「的形象也反映了波斯希腊对太阳神崇拜的影响。


另外,大乘佛教中的菩萨,如观音地藏文殊普贤等,是人类抽象原理的演化(慈悲愿力智慧实践的化身),这与吠陀信仰」中的自然神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而更像所罗亚斯德教」、「犹太教中的天使,这意味着他们的形象源自外来宗教和印度本土信仰的糅合、熏染下被创造出来的。


其次,佛教的信仰运动可能更多的是从本土的巴克提教中汲取营养。巴克提教印度民间信仰与奥义书(吠檀多)思想融合的产物。换句话说,印度教本身的信仰化乃是奥义书中本有信仰与异端信仰融合的结果。


奥义书中早就提到了通过虔诚的信仰,持咒达到禅定的方法,也相信通过虔诚的皈依,可以得到神的加,从而获得觉悟和解脱,另外还信仰愿力决定往生「梵地净土」,若人临终前一心愿入于,则死后必入梵界。从中,确实可以看出「大乘净土宗」的思想重视愿力信仰他力的慈悲。


印度的巴克提教,尤其是对薄伽梵的崇拜,就是将奥义书的思想整合并吸取其他文化因素而形成的。巴克提者,为虔诚信仰崇拜献身挚爱等意。虔诚信仰出于对神殊胜存在的信任


《薄伽梵歌》认为薄伽梵是至上的「,是万物之源,是无生无灭恒常清净究竟圆满修道者以虔诚信仰自我者为最高,依吠陀祭祀苦行布施皆不能见薄伽梵实相,唯有依虔诚的信仰,与世尊的大悲愿力,才能如实见之。亲证梵我者,若在临死前发大誓愿,死后,定入清净的梵界,最终与「真如」、「梵」融为一体。


将这种思想与佛教对比,可以确定下几点:


第一,它的净土信仰在理论上有着明显的家族相似性,净土佛教对佛,净土的描述与《薄伽梵歌》对至上神梵界的描述是一样的。


阿弥陀佛信仰,是依据阿弥陀佛的誓愿力,任何人只要具足信愿行,临终一定会得到的接引,往生至的清净佛国,这实际上与巴克提教的拯救是一样的。由于《薄伽梵歌》的形成远在大乘佛教之前,故设想后者沿袭了前者的思想是很自然的。


第二大乘佛教的佛菩萨系统也与《薄伽梵歌》的神话有着显著的亲缘性。佛菩萨化现世间说法度生,只是毗湿奴神」化身的翻版。观音菩萨的形象与毗湿奴」和「克里希那」及印度本土信仰崇拜有关,文殊普贤的形象脱胎自「梵天帝释


过去七佛对应于吠陀中的七仙,佛的三身分别与《薄伽梵歌》的无德梵」、「有德梵」、「化身梵对应。《观音德藏经》说本际佛依禅定生观自在,后者与众神创造世界,这与毗湿奴通过苦行创造生主梵天,后者再创造世界,遵循着同一思维模式。


毗湿奴一样,如来不仅是神,而且是创造菩萨,众生的神中之神。可见,「大乘佛教有神论”可溯源自「巴克提教」思想。


另外,作为净土思想起源之一的佛塔崇拜,正是以在家信众为主体,其产生也与巴克提运动造成的浓厚的信仰主义气氛有关。



四.大乘佛教观点的定型和最終走向 


「原始佛家」本来经验自然主义的立场,其宗旨是通过客观世界对主观世界的影响强调「我空法有」身体感官世界的暂有,而在暂有中的交互影响与不断变化的规律恒在


但「大乘佛教所谓的真如空性法性实相胜义法身不二绝对佛性涅槃寂灭等,都提示着「我空法空」另外在「」再次建立极乐净土则绝对存在。通过否定现实经验的来诠显形上的绝对,这在原始佛家」中是绝对没有的,这样的思想完全是奥义书的思路。


大多数学者认为,大乘的真如如来藏佛性第一义谛空性 奥义书的概念有着本质的相同。如印度已故总统政治家兼教授的「拉达克利须南」和「杜特」学者等都认为大乘的如来藏」、「真如乃是世界永恒的本体,与奥义书中的大梵是没有区别的,只是名字不同而已,事实的确如此。


所以大家不能说这是「大乘菩萨道」或「印度诸教」把现实世界说成假的,再建构一个假的能满足所有的虚幻世界又说成是真实的,因为这种宗教概念必须迎合人类在现实世界遭遇不满后又幻想着在某种次元空间加倍得到的心灵需求。另外在「大乘菩萨道」这种概念又称为「真空妙有」,这也是「唯心论」或「自由心证」的最高境界。


综上所述,大乘佛教生,主要是印度这个国度的人民百姓对神的极度依赖,加上「吠陀婆罗门教」和「种姓轮回制度」才是印度「雅利安人」三千多年来种下的异常巩固的大根,即便是佛教曾经盛极一时。


所以在「核心思维」被扭曲的「部派佛教」之后,「婆罗门」的奥义薄伽梵」等「大乘思想」借着沙门之间的自由改教和交流,逐渐「部派佛教渗透,进而影响导致趋势和结果。


这种渗透使大乘佛教确立了形而上学的绝对,但大乘佛教在随后的发展中,逐渐从「的立场倾斜,最后在如来藏佛教中,绝对被明确为至上我,于是,佛教完全被吠檀多思想同化(宗教化),而这一点,也奠定了中国汉传佛教的根本走向。

 

28/08/2020      龙爷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