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

回应阴阳眼者的话题

















阴阳眼者的话题





题问者,紫君。
答问者,我本人。



紫君的问题是:

1如果真有鬼,那么牛头马面鬼使神差是不是也有?
2城隍庙的黑白无常鬼使是不是也有?鬼王或阎罗王在哪里,是真的吗?



紫君的故事是:

小时候住在一个渔村,附近有间玄天上帝庙,我经常去这间庙的附近玩,但很少进庙里上香。



大约五岁时,庙前演酬神戏,我坐在长凳等婆婆买糕点小吃来吃,突然有个男子在我的旁边坐下来,手上拿着一个很破的扇子,身穿白色长袍,头上还戴白帽,我以为他是戏班里面的演员,也没怎么理他,只是瞄了他几眼,是觉得这个人脸很黯沉,感觉是拿炭去涂脸。忽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你看得到我?



我转头看了一下,那个白衣人也没讲话。当我继续看戏,又有声音在耳边说:这边这边。这时我很确定是白衣人在说话,虽然他又假装动也不动,因为坐在我周围的都是跟我一样年纪的小孩,我以为他故意开我玩笑,也有点好奇他是怎样嘴巴不动却能有声音的!



后来长得比较大了,大学时经过某一段路,那城隍庙的也不知是七爷或八爷打扮真像这白衣人,回来马来西亚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里叫黑白无常称大二伯爷,其实跟台湾叫的七八爷是相同的。



牛头马面这两个鬼差有没有的?很不想吓你,也很抱歉的跟你说,真的有,我亲眼见过,那倒不是小时候见的。



前几年我爸爸入院治疗,在医院里的加护病房,每天有人被抢救无效去世,或者听护士说对面的床位大叔撑不住走了。在照顾爸爸的某个晚上,我撑不下也睡着了,半夜起来时已五点,忽然斜对面的床位很骚动,护士忙着搬人移床,送回的华人大叔躺床不动,只见到他的印度太太在旁擦泪,靠着儿子哭着说救不活。



这时突然戏剧性的出现两个奇怪的人,真的是牛头和马面,但有人身及四肢,拿着粗粗的铁链套在那大叔的脖子上,魂就离开身体被拖走了,发出的铁链摩擦的声音,走得越远越小声。后来回想我被惊吓到希望自己像白痴,希望自己不记得多好。



那年我四十岁,那个晚上爸爸也一直目睹所有的情景,我担心爸爸很害怕,爬上床从背后抱住他好久,拼命安慰他不用怕,后来我一直没机会问爸爸是不是也看到牛头马面拖着对面床的大叔走,两天后就传来爸爸病危通知,一切都来不及,爸爸也离世了。



我很庆幸爸爸不是在医院走的,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不可思议,我比别人幸运太多,总叫我遇见,只是我再也不能再欺骗自己这两个也是戏班的。哎!



鬼王当然也是有,阿弥陀佛!



我的回答如下:



或者两题一起解说吧,我的观点是,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十殿阎罗都是传统民间故事,加上道教五岳信仰结合大乘佛教地藏经典所演变出来的。




据考,五岳信仰来源于天子「泰山封禅大典」皇家文化中国历代皇帝曾把五岳封为王,宋代加封为帝,元代继续加封为帝,到了明代更被加封为神。在中国,皇家利用神权来巩固自己的皇权可说屡见不鲜。



明朝建立后,五大山岳续封为五岳大帝。后来经过道教的顺水助推,结合其它四山继续将五岳神化,将上古五帝融入其中,最终演变成老百姓五岳山岳崇拜信仰



在古代术数家与道教思想结合五行阴阳学说的意识中,一直都认为东方的泰山是管辖鬼魂的地方因此泰山神具有主宰生死的重要职能。人死之后魂魄尽归泰山管辖统摄,直接变成



随着信仰的扩大,逐渐在全国各地建东岳庙。另一方面,也随着大乘佛教传入、在五、六世纪,隋唐佛教的地藏菩萨和阎罗王、牛头马面的地狱信仰逐渐的纯熟, 五岳信仰和地狱信仰的关系有了更亲密结合



两者互补其短、相互拱衬,東岳泰山融入大乘殿地獄阎王体系中成为主流。而在道佛教共同推动下,泰山主管鬼神的观念深入心。而牛头取自藏传佛教大威德明王阎曼德迦马面则取自马头明王何耶揭梨婆,二者和五岳信仰相得益彰。



另,牛头马面取材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勾魂使者的形象。据《铁城泥犁经》说:阿傍为普通平民,在为人时因不孝父母,死后在阴间为牛头人身,担任巡逻和搜捕逃跑罪人的衙役在佛寺很少见到牛头马面,反而常见于属于道教的城隍庙、东岳庙等。(不孝父母反而有官差做?)




下来叙述黑白无常,传说黑白无常这对民间信仰的神祇是来自唐朝,据说当时安禄山叛变,唐明皇远避西蜀。著名将领张巡派遣范无救(黑)必安(白)位守将出城求援,谢必安失手受擒,被吊死城头,无救不慎溺水而死。后来睢阳城兵疲粮尽而告失守,张巡、许远死后被封为城隍爷,、谢两人就成为城隍身旁的黑白无常了。然而,这么重要的历史,除了张巡外,史实上完全查无此二人。(按這个逻辑,军队任务失败了,也可以有功领赏?)




又有一说是,两人原是衙门差役,有一次因押解要犯在途中脱逃,二人商议分头寻找,并约定在桥下会合,不料到了约定时辰,谢必安因大雨耽搁,无法赶到桥下会合,无救在桥下枯等,见河水暴涨,不敢离去而失信,最后溺毙桥下,后来谢赶到,见范殉难,痛不欲生,于是上吊自尽,二人仙逝,玉皇大帝感念其信义,乃册封二人位列仙班。当然这些尽数传说之类。(犯人有沒有一起被溺死卻沒说,等于人家的命不重要?然后自己人失職,却可以位列仙班?宗教的慈悲平等呢?)







其实无常二字取自佛教的三法印之一的诸行“无常”,说明的是世间“万物”无有常态,而终极会毁坏的意思,没想到最后变成人类死后牵魂鬼卒的名字。而,鬼王的信仰则来自农历七月普渡的民间信仰,据说又是由大乘佛教的观音大士所变。






除了以上原因外,加上近代台湾圣贤堂出家人圣轮法师杨赞儒的天堂游记和地狱游记的宣扬,达到鼎盛时期。(此人已因性侵尼姑信徒案,在2012年被判坐牢15年,如果你问我,一个据说自己曾上天堂下地狱的大法师为什么会明知故犯,还犯重色戒?目前暂不回答。)

 


这些后期杜撰经典加上地藏经,可以说已经深入民,即使你没有宗教信仰,但小时候仍然会受到长辈、环境、传媒及亲友的影响,头脑潜意识中会至少都会有个模糊概念。

 


这种概念的深置,是可以造成你在人生的失意、困惑、焦虑或某种状态,尤其是生病、痛苦、接近死亡边缘的谷底,这种意识就会在脑海深处甦醒。




我认识的人当中,也有阴阳眼者,无形的借形,可以通过任何人的甚至他无形本身生前的认知去示现我觉得这和许多暮年老人可以听到铁鍊声,甚至信华裔基督教的人看到牛头马面一样没啥奇怪。

 


哪怕你小时一辈子在异乡,完全没有一丝机会接触到传统神庙或宗教信仰的种子,如果有阴阳眼,我觉得你仍可以看到所谓牛头马面或黑白无常去医院,或者附近老人院或住宅。




但事实上,我们比较少听闻过有洋人、欧美人、中东人等其他民族在病痛中或死亡前看过有以上神祇的出现,反而是灵魂从身体直接飘出的视频时而有见,但我不敢保证视频没有造假。




但华会不会看到所谓穿燕尾服的吸血鬼、丧尸、狼人、外星人的出现去抓其他种族的灵魂则不得而知

 


但我估计,或许数十年后,有如现代电影情节上多种恐怖形象会随着现代人类的去世,其神识在往后的记忆相续出现,会变现以更新潮形象去抓其他灵魂 




因皇家與宗教需求而虚构的人物,而某些人类竟然可以“看到”甚至“听到”,与其说无形界的趋附厉害,人类头脑的对号更是神奇!


 


除了上述所说的状态外,就是身体磁场属半通灵者,换句话说,头脑结构异常,往往容易对号上潜意识阴影,也可致使鬼神借助脑中印象示现




我觉得活在廿一世纪的今天,有通灵体质的人反而更容易不自觉的倾向从宗教信仰角度去论述无形界,这是极其可惜的。或许两者的灰区链接太深,要客观阐述仍然不易。




20/05/2017     云海苍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