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4日星期日

佛家的核心价值




















《佛家的核心价值》
副题:大乘佛教与新兴佛教。

 
有人看了我前两篇文章,《真理和真相》及《也谈打坐可成佛》后问了一下关联问题,爷觉得值得说明,其问题如下:

 
其一,为甚么后弘期的大乘佛教被批评为非佛说,难道后来学佛的就不能超越第一个佛祖吗?佛法原义难道不能被改变吗?

 
其二,佛教到底能不能随着传向其它不同国情、文化、民情而做出调整改变?为甚么有些人说行有些则说不行?

 
其三,为甚么当有人创立新佛教就会被认定为附佛外道,或新兴佛教?

 
爷说,这三个问题有些广阔深邃,但却有着同一个梗结。

 
爷就以连消代打方式直接解答吧,很明显的以目前情况来看,佛教确实已经因为传向不同国度,也因为各国的各种不同因素而改变。

 
例如各地环境不同、饮食不同、语言不同、服装不同、配合风俗民情不同及时间的推演等等。又例如泰国的不同地区,僧人的服装行囊都有些许不同,甚至有要把眉毛剃掉的支派,和原始佛教或根本佛教时期的情况相比当然有很大差别。

 
但无论外在形式怎么差异,其「核心价值」的理念是不能变更的,核心价值一改变,就像一辆宝马车换了保时捷引擎,表面虽看不出,但还可以称之为宝马车吗?

 
然而从客观角度看,纯粹的核心价值,有些又是可以完全改变,然而有些则不能贸然。

 
例如以“科学”来说,当一个科学家研发出一个新概念出来后,等于创造了一个新核心价值。可是若干年后,另一个科学家根据前人的理论研发出更新的概念,甚至完全推翻了旧概念,而且还被证实有效后,这创造的另一个新的核心价值是可以完全取代旧概念的。因为这符合科学寻求突破进步的程序需要。只要没有抵触前科学家的概念注册,新发明还是可以申请专利的。

 
然而如果佛法的核心价值被新概念颠覆,而且被实证有效的话,佛法当然也可以被超越和取代。然而重点是,你的推翻要真的有理据,其次你不能再引用“佛法”这个名词,你可以用其它甚么“XX法”,否则将有被视为“附佛外道”也就是有剽窃、冒充之嫌。

 
所以如果一个新宗教概念诞生后,若完全没有抵触其它宗教理念,他就不会被其它宗教攻击。但是,只要有丝毫引用到其它宗教的同等名词,就有被攻击为剽窃或冒牌的危险。

 
虽然说大乘佛教的改变有迹可寻,但它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的突变,而是随着年代的推演而渐进改变的。

 
另外大乘佛教有两个必变症结,其一是因为大乘佛教的改变来自于僧团内部。其二是因为《论藏》是可以随着各派大师、长老、论师、上师的领悟不同而各自增加,完全不需要经过所谓正宗长老僧团结集的评估审核。(肯定不过关)

 
既然大乘出自《论藏》,学习又以各派论点为主,自然不是出自于原创的“佛说”。

 
再说,既然是来自僧众内部的渐进改变,这就无法将之说成是外来的“附佛外道”。其次,僧众或僧人本身是有权利选择自己比较喜欢的论述或某些段落重点去各自学习探讨的。

 
其三是第一次出现的《论藏》本身已经在阿育王时代被刻意扭曲了「佛家」的原义,这刻意的铺排,导致后期「佛家」的人生教育逐渐变成了宗教「佛教」,内容逐渐偏离而完全没有回头路。

 
所以严格来说,逐渐颠覆了原义的大乘佛教就已经不是纯粹“附佛”那么容易厘清了。

 
世界上任何学术和知识的原义一旦被稍微窜改、被颠覆,就已经不是原装、原汁、原味,这造成误导而分裂就是必然和迟早的事情了。

 
所以后来的大乘佛教发展成有比释迦牟尼佛更超然更神通广大、上天下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大量佛菩萨和金刚神众祖师大德诸天的产生,而且互相之间身份几乎可以随意变换或兑变,可以说千变万化宇宙无敌。

 
再说,古印度的「佛陀」所指的就仅仅是老师的尊称而已,所以耆那教的创办人更早就被尊称为「佛陀」。而“佛家”的佛陀和后期“佛教”的佛陀又有着天壤之别,“菩萨”这个名词的出现同样较晚。

 
所以更后期各大论师编撰的《论藏》干脆改说一些经典是佛陀去天上或龙宫说的,是某些祖师用神通去龙宫天上取回来的(虚空藏、水藏),或在极其秘密的岩洞或神秘的南天铁塔中取回来的(岩藏、塔藏),甚至是其它的佛或某大菩萨在某某境界说的。

 
你且说说看,这死无对证的说法,是不是要比所谓的“附佛”情况严重?这是不是“非佛说”还很重要吗?别说一般人不容易厘清,出家僧人没法厘清的简直是多如牛毛。

 
再说,就算厘清了,一时间出家人能怎么做,难道要还俗吗?那一般惘然若失的信徒又要怎么做?

 
写到这里,爷并非想提倡些甚么,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些人喜欢吃原味版菜色,有些人喜欢吃改良版菜色,有些人喜欢吃现代版菜色,但除非原创认同授可,否则还是别用同一个招牌为好,免得官司诉讼,民间死命吹水,到时灰头土脸不得清闲,如此而已。

 
但有一个前提和关键我们必须要认明,人类不是不能搞创新,但一定要确定你的新理据推翻得了旧版,能攻克它的不足,如果自相矛盾又漏洞百出,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而且三两下就被人驳倒,那再新都不如旧了。

 
最后,有些人不吃印度菜而喜欢中国菜,有些则独喜西洋菜,有些喜欢吃用中东石油种出来的大洋葱头。爷现在啥都吃,还专挑好料的吃,已经吃出些自己的核心味道来,顺便如今让你也共享品尝了。来,多吃不撑,嘻嘻!

 
24/11/2019        龙爷。

2019年11月22日星期五

也谈打坐可成佛

















《也谈打坐可成佛》


禅宗有一则很有名的公案,是说打坐的。说的是马祖道一禅师每天打坐的事迹。

 
『话说有一天,被六祖惠能大师的徒弟南岳怀让禅师看到了,就问他说:「大德!您打坐修定,是求个甚么呢?」

 
马祖回答:「我打坐修定,求作佛啊!」

 
怀让听了,就取来一块砖头在马祖禅师的小庵门外磨了起来,磨着磨着,惊动了打坐的马祖,就出来问怀让说:「你磨砖头干嘛啊?」

 
怀让回答:「磨砖头做镜子啊!」

 
马祖听后狂笑道:「砖头怎么可能磨成镜子?」

 
怀让就反问他:「砖头既然不能磨成镜子,那么打坐修禅难道就能成佛吗?」

 
这下马祖可就懵了,于是就向怀让谦虚问道:「那要如何做才能成佛?」

 
怀让再反问他:「就好像驾着牛车,当车子不动的时候,鞭子是该打车子还是打牛呢?」

 
马祖无法回答,怀让就为他开示:「您这样打坐是在学坐禅还是为了学作佛呢?如果是学坐禅,可是禅并不只是静静坐着;站着、躺着难道就不是禅吗?

 
如果学作佛,可是佛都没有一定的法相,怎能说由静坐来成佛呢?

 
你如果说打坐就能成佛,那就是扼杀了真正的佛性,如果执着一定要以坐相达到成佛,那就不能通达佛法的真实意义。』

 
这是一则很出名很有意思的禅宗公案,如果好好审思这个公案可以发现这的确是一个让人困惑的公案。

 
记得去年某日和一位朋友喝茶谈及禅修十日期间得“安止定”的感受,彼此交换一些经验,其中就谈到打坐开悟能不能成佛的问题。

 
我说,我是非常认同和确定,打坐禅修是不能成仙成佛的。

 
他说,他也曾看过这篇公案,但认为禅宗做法不落形式,以棒喝参话头顿悟为主,当然不会在意禅修打坐。

 
但您今天说,禅修确实不能开悟成佛,老师您别吓我,你会造下口业的,多少禅修者对此寄以厚望,包刮我在内的。

 
我说,怎会吓你,我同样在也付出了许多时间精神和心血的啊。

 
他问,你就那么肯定?

 
爷答,绝对肯定!

 
那为甚么南北传、藏传经典上都是记载修四禅八定而成佛,而您独反对,那岂不是打脸释迦牟尼和所有佛教道教的祖师大德?

 
爷说,释迦摩尼确实本来就没错啊!禅修打坐这东西本来就不是佛教的专利,在佛教之前,印度的婆罗门教徒都是此道的佼佼者啊。

 
如果禅修能成佛开悟,那应该遍地都是觉者才对,何以仅仅得释迦一人呢?

 
他答,那是他们方法不对,佛祖也曾用他们的方法禅修,但都不得要领,后来不是喝了牧羊女的羊奶后,调整方法才开悟成佛证果的吗?

 
爷说,重点就在这里了,请问开悟成佛证果到底是悟了甚么,得到甚么呢?

 
他说,开悟证果,得无上正等觉的智慧,出离生死轮回啊!

 
爷问,如果按你这么说的话,那佛教都已经传承了2千多年,证果成佛得无上智慧的方法也都不是甚么秘密了,可以说在经典中已经有大量路径可寻,那按理应该满天下都是得智慧的成佛证果者才对啊,为何却是如此凤毛麟角呢?那你这一世人有没有真正遇到一个半个这样的人呢?

 
他困惑道,因为禅修困难啊,佛祖也曾经禅修了6年不是?

 
爷问,按说如果是那么难的话,意思是这东西并不能利益所有人类啊,那成佛证果得智慧应该对人类当下目前的烦恼没啥助益,也就是没有普世价值啊?那佛教经典上说,「佛法当利乐一切有情众生」,又是怎么一回事叻?

 
他说,这是他们的业障重,导致他们无缘学习啊!

 
爷问,那要如何做呢?

 
他说,所以人类要行善积德,唸经持咒忏悔,才能消业障啊!

 
然后呢?

 
然后才去精进打坐禅修才可能消除业障开悟证果成佛得大智慧脱离轮回啊!

 
爷问,你确定这是释迦牟尼所说,教人先去消业障然后再打坐就会开悟成佛得智慧,佛教经典上写的?

 
他说,至少佛教内部都这么说的!

 
爷说,如果是这样,那些历代佛教诸山大师等几乎都应该是已经开悟成佛得智慧才对,怎么没啥记载以证明佛祖所言不虚呢?


再说,那也几乎和印度婆罗门教的说法基本差异不大,也就难怪佛教沦为标榜消除业障(Karma)的宗教了。

 
他问,那老师有何高见?

 
我反问,佛教包揽的典籍有哪些?

 
他说,经、律、论,三藏。

 
我问,这三者是同时期所结聚的吗?

 
他说,应该是!

 
我说,不对!经、律二者结聚而出现在先,《论藏》则较晚。

 
《论藏》的出现是在阿育王时代即佛灭百多年后。佛教普遍上认为阿育王原本是从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后来是因为皈依信奉佛教才改恶从善,大肆宣扬佛教的。

 
实则并非事实,要知道阿育王的父亲本身就是虔诚的耆那教长老,最后还因为绝食而死成为耆那教仙人,自小跟在父亲身边的他自然就是个虔诚的耆那教徒。

 
印度是个群雄割据的宗教古国,宗教普遍上对人民的影响力极大,能掌控宗教即代表可以掌控人民,所以婆罗门(神权)种性和剎地利(皇族)种性如果结合(政教合一),对于高等种性的人来说,有“壤外必先安内”的迫切。内部的向心力一旦凝聚,叛乱的机率就减少,忧患得以消除,政权的巩固就可以高枕无忧。这是基于政治因素的考量。

 
所以阿育王多次想笼络佛家“经部”的长老,但因为和婆罗门思维理念上的不同和斗争激烈,佛家僧人普遍上容易受到排挤和冷落,因此经常无故离去,甚至屡次三番拒绝皇族邀请。

 
阿育王觉得佛家“经部”的僧人不容易受控制有藐视皇族和违抗王命之嫌,加上印度诸教趁机诋毁,因此不惜追杀毒害这些僧众。

 
阿育王甚至更命其子女偕同一些自愿的臣民及耆那教信徒学习佛法,重点是要有系统的改编佛法内容使之看似符合耆那教观点,另外也再创立佛教新派,名为“分别说部  ”,也称为“说一切有部”以作为皇家佛教体系。

 
掌握了大量佛教信息后,阿育王下达王命,谕令搞事僧人大天组织学团带头搞乱分裂佛家,开创编写《舍利弗阿毗昙论》至此佛家在经藏、律藏之外还多了一个“论藏”并大肆宣扬。之后所有佛家论述一律以此论做为依据。

 
阿育王再伺机建立阿育王佛塔、大量建寺庙,并形式上公开皈依佛教,塑造成半个佛教徒身份,并替自己宣传为佛教大护法。而且搞起只能够由经部长老号召的佛教第三次大结集,其用意在推广《阿毗昙论》,至此往后,佛家经典被逐渐窜改,往后的所有的佛教“论述”逐渐增多编汇。

 
当时《论藏》中最明显的改变就是把“得智慧”这个论述做出颠倒,变成所有功课皆在前,得大智慧开悟在后。致使后来逐渐由此基础而发展成大乘空性、唯识、中观、唯心等论,甚至后来编入印度的因果业障轮回,修行须从禅修得四禅八定开悟成佛得大智慧的佛教,因为次第的概念上很适合后期佛教发展的程序而成为佛家原意颠覆扭曲的伏笔,可见当时阿育王的居心叵测。

 
后来“经部”的诸大长老为了保存经部的原意,以及厘清「分别说部」
扭曲的经论,也再次召集正式的第三次经典结集,以表纯正和抗议。(但仍被打压)

 
至于发展到加入阿弥陀佛、大势至、观音菩萨、极乐世界的净土宗是更加后期的佛教了。

 
当年那些逃避被阿育王追捕杀害的僧人,都往印度北部西马拉雅雪山流亡,这就是已经失传,并由商那和修及优波鞠多长老主导的的“雪山部”,或者称为“阿难系”的“摩偷罗部”。由于秉承着释迦的原述“经部”,因此是属于最纯正的“上座部”。

 
盛传雪山部原有一套释迦摩尼的佛家禅法专门供给那些来自婆罗门教改追随佛家的功课依据,但据说已经失传。目前流行的“安般念”(anapana)和“毗婆舍那”(vipasana)是出自婆罗门禅法,和佛家无关。

 
唯一比较不受争议的,是一向比较沉静和不爱争辩两边讨好的“律部”僧众,他们属“优波离系”的“毗舍离部”。

 
阿育王创立的分别说部《阿毗昙论》影响很广,他勒令王子摩嗮陀到锡兰(斯里兰卡)推广他的论部,甚至召开第四次结集创立「铜鍱部大寺派」。此后,甚至南传泰国缅甸等地,影响巨大,这些在印度和锡兰历史都是有据可寻的。

 
说到汉传佛教,爷确实比较喜欢那不落形式的禅宗,喜欢那去掉形象执着的没有羁绊,和那套直指人心的洒脱。

 
再说一次,其实任何人都可以打坐,无论你的目的是禅修、冥思观想、练气吐纳、医病养生、凝神专注、开天眼、运神通或其它目的等等都可以,打坐的好处确实很多,就怕你坐不了而已。但无论是哪一种你最好还是要有老师指导比较好,否则出了状况无师可问也挺麻烦。

 
但是,唯打坐仍然和“开悟成佛得大智慧出离轮回”之事无关。因此有特异功能并不代表有智慧,有智慧者未必就是特异功能者。这点不可不清楚,不能不厘清。


最后他问,那如何证明和回复所谓《论藏》上智慧的颠倒呢?


我问,你在黑暗中摸黑行走,犹如瞎子摸象,你应当具备甚么条件呢?


他说,走暗路当然要灯光啊,电筒啊。


我说对极了,那按第一位探路成功者,你说他会教导后人学他一样摸黑,还是会教人拿灯光电筒照路呢?


他说,不可能还教人跑冤枉路吧!


我说,这就是咯!智慧就是光明之灯,那有不先传智慧,而光传禅修打坐,籍而由禅修打坐去开悟得大智慧的颠倒道理呢?我说,我在墙壁上画蛇差不多连脚都画出来了!


听到这里他恍然大悟,大笑不止!


各位看官,你有看到蛇跑出来吗?再看不到,去看爷上一篇文章「真理和真相」吧,哈哈哈哈哈哈!

23/11/2019。   龙爷。

2019年11月13日星期三

真理和真相

















《真理和真相》

 
有术数学员问我说,看到师父在某网页说,世上并无真理,请问这是为甚么呢?

 
爷反问,那你告诉我,甚么是真理?

 
他说,当然是世界上「唯一绝对」符合宇宙与世间“秘密”的标准啊。

 
爷说,那每个宗教都说自己的说词才是真理,那到底谁说的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真理?谁才符合标准呢?那该由谁审核,怎么审核呢?那如果都是真理的话,有那么多版本的真理还叫着“真理”吗?

 
他说,当然不可能啦!不过以我所见,佛陀说的才是真正的真理!

 
我说,这也仅仅是你的说词而已,其它宗教信徒个个也都那么说的啊!

 
他说,别的不谈,佛陀6年苦修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所悟的佛法深奥难懂,说法49年,试问还有谁人能比?

 
我说,表面看来的确如此,实际上也不然。佛陀成道版本年代久远,再加上在印度这个喜欢把任何事物都加以神化的国度,你认为会百分百真确吗?

 
他说,但佛法的确是最深奥难懂的啊?

 
噢,深奥难懂的就是真理吗?那物理学数学类也挺难懂,那也算是真理囖?

 
再说,难懂的宗教词论,在古代印度教内比比皆是,如果佛陀所悟如此,那就和吠陀经、奥义书、婆罗门耆那教的说法没有不同,又何必另创“佛法”一派呢?

 
要知道在当时印度的社会制度和背景下,佛法也曾被称之为“邪教”,甚至被排挤打压,谁会说是真理啊?

 
再说,如果佛陀所悟,已经超越一般人类的感官和想象,那这所谓的真理就是来自异度空间或外星文明的天外来物,既然如此等于已经和人类基本感观功能完全脱节,试问又于解决人类目前当下的烦恼有何裨益呢?

 
话说回来,佛法之所以不同于印度诸教论点,首先是完全抵触印度神权宗教的社会制度,这是遭受政教打压的重点。其次是完全否定神权创造和操控人类的说词,说出现实世界「十二因缘论」的真实现象,驳倒当时印度诸教的矛盾言论,令彼等百口莫辩。这才是佛法的独特和受尽打压之处啊。

 
古印度原始四部阿含内,佛陀从来没说他说的是“真理”。因为「十二因缘」原本就是世界的“实相”,“真实世界的现象”,或“现实世界的真相”。真相是因为其本来存在,只不过一般人类没有发现,因此无法明白而已。

 
佛经里面佛陀的开悟偈不是很清楚明白的记载,他说:「奇哉,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性,只因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吗?

 
翻成白话文就是:「奇怪啊,人类原本就存在着卓越的辨识功能,但却被自己的妄想遮蔽,不能看清楚」啊!

 
所以才有初转法轮,说出“六处入处”的“根境为缘而生识”的「十二因缘」(缘生论)啊!

 
「因缘法」原本就是简单不过的东西,但就因为如此反而不能被人类接受。为甚么?因为大道至简、朴实无奇啊!简单易懂的東西人类就是不要,也沒有信心,最後把十二因緣复杂化,甚至干脆轻轻帶过,反而传入论师杜撰,令人更难懂,甚至更神化的佛法,大家卻趋之若鹜,这能怪谁?

 
人家宗教的神明个个本事奇特,上天入地下水能遁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修行人个个有大神通的缘故,比不得人家啊!其次是,问题在于就算现代都还是有人认为有神通才是开悟者,开悟和神通共证的美丽误传啊,更何况当时动辄神神化化的印度社会。

 
也因为如此,被后期佛教改写说成超现实版的:「佛陀打坐夜观明星出现,开悟成佛」。天啊,如此一来就变成异度空间天外来物的超高智慧文明了。

 
既然如此看似轻微的变化,就不得不干脆加入;届时大地六大振动,天魔派魔女出现障道的说法了。

 
这是大家只要用心探讨历史,就可以窥探到的佛教的逐渐演变,从一种「人生真相的教育」,变身成一种“宗教”,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所以爷为甚么宁称其为“佛家”而不愿称其为“佛教”的根本原因在此。

 
这是现今佛教的“真相”,佛家的变更当然不仅仅只如此,还有来自长期以来的政治、政教与皇族的干涉、篡改和打压等。

 
学生汗颜说,那佛陀的佛法是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生实相教育呢?

 
爷说,当然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道家」也是实相教育,它们有着同样的因缘,「道家」后来也被塑造成「道教」,思想家老子甚至还被推上神坛变成道教祖师。


两者来说,只不过佛家指向内在感官情绪受外在人、事、物的牵动影响人类导致思维紊乱烦恼不断。道家则更广泛的指向对内外世界不多加干涉,一切无为听任自然法则之运转,观察并了悟、趋入其阴阳变易的妙道。


他们之间同样没有标识甚么特殊秘密,他们不过是“发现”者而已,发现是因为这些“事实”原本就存在,他们并非理论的原创,更并非创造世界的神,所以说没有所谓的“真理”,都是“真相”,真相之间没有冲突,但却能相互融入契合相辅,境界中存在境界,这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同样的是,在国外学界中,有人把老子和佛陀皆同称为哲学家或思想家。其实甚么家对爷来说都无关紧要,重点是他们所说的都是事实真相,是人类也是宇宙万物运行操作的实相。

 
对爷来说,只要对人类思维有裨益,对人类烦恼根源能知悉,对世界宇宙运行法则能理解,了解自己、推己及人从而轻易窥探人性,从而再启发进一步探索无形界,这就澈悟了、不错了,但人生仍然要堅持学习,不能轻易满足。至于其它甚么会飞天遁地的奥秘中的奥秘、死无对证的所谓真理,而对人类世界当下目前现在完全无用的,那都是屁话而已。

 
你如果是务实的学者而不仅仅是信徒,或许现在,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你一定理解我这篇文章写的是甚么?否则信徒们看了无益,仍然坚持无所不能、上天入地,神通广大的佛说才是真理,就当我真的放屁算了,也算是一种“实相”!

 
14/11/2019。     龙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