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7日星期六

拿督公有验


















《拿督公有验》


此文章带出两件事,诸君读者自用心体会。话说有菜农孙君想要安奉一樽拿督在其菜园,这是他多年未完成的心愿。


经朋友介绍下他认识了某佛堂大师,大师在看过地点后答应替他安奉,唯对润金多少之事一直没有回应,只吩咐他要到佛堂跳乩问事才知。


孙君某日到该佛堂后,乩童说他有福地一幅可以安奉拿督,但有某些条件必须答应,因为和该神有缘,所以必须上契为神的干儿子,并经常携妻小到佛堂喝符水唸经并长期供养资助方可。孙君察觉事有蹊跷没有答应。


事情拖延不久,孙君再次问起安奉拿督之事,该大师说可以,只不过要起20方尺大庙,供奉拿督公五樽,要办大法会,届时佛堂会有团队来唸经,另要有司仪及音乐歌舞助兴,疑似还要酒宴数桌。


孙君闻言大惊,心想只不过要安奉拿督一樽,如今却搞到要安奉五樽还要起大庙似的,总费用已经直攀马币五位数之巨,因为各种因素,事主私自把庙屋缩小一半。


孙君纳闷之余上网找到爷,问明安奉拿督价格后不久即说要买拿督金身,爷觉得程序不妥,因为按照常理必须先勘察该安奉拿督之地是否合乎地灵动向方可,否则安之无益反而有害。


遂约定时日前往,一到该地人未下车,远远望到拿督屋子,爷心中大惊但未说出,开了罗经后方说,此神龛穴点坐向有误且属大凶之地,强行安奉之必有坏事速应。


孙君答曰甚是,话说那天某大师点地后傍晚,正对面的油棕树便无端被雷劈,园地为之震动。孙君心中不安,速电大师咨询,大师说是大好预兆。


此后菜园便发生多事,先是员工无端离去,生意也大不如前。还未安奉已经如此多事,安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孙君把真相娓娓道来,看来原先之事是拿督在警告,不是吉兆。


这就是爷每次说的,好事要时间酝酿,坏事则马上可以应验。


爷听罢满山跑遍勘察一番,依该地地灵趋势也并非没有好穴点安奉,遂点了个“回龙顾主”的吉位给福主,也算他福至心灵。


这冥冥中的安排,又再次证明安奉拿督不可随便,无形界会有知觉的,碍于无法和福主沟通,则会采取一些特殊行动让当事人不顺产生不祥感应。


福主孙君问,他和某大师无怨无仇,只不过拒绝成为佛堂神明的干儿子或信徒,不会如此歹毒要陷害他吧?


爷平心答曰,陷害倒不至于,只能说大师的功力等次和用的方法或许不同而已。实则同行间爷也不好说啥,免得说爷无端毁谤而生仇怨不好。


只能说无形界的因缘他们自有知晓和安排,一切勉强不得,安奉拿督之事有时多问问或上网寻找资料也不是坏事,花冤枉钱事小,但后果牵连事大。


17/08/2019    龙爷。




2019年8月15日星期四

从暴动看政教与人性操控


















《从暴动看政教与人性操控》


看着香港废青在机场和台湾旅客对话的视频,废青居然对旅客说,参加暴动是孤注一掷对香港社会不满的诉求,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未来了,没有明天了。


爷觉得震撼,一群年轻人的思想要经过怎样的洗脑才会变得如此消极灰暗?


爷想起宗教招揽信徒的方法,要窜改信徒的思考方法,这必须要有一套完美的宗教思维体系,体系中的首要毒药就是危机感,让人类觉得自己其实身处危机,只因世人愚蠢没有察觉,今天很幸运的,你遇上他们。


其次罪恶感,让你觉得本身充满罪恶,或一身原罪业障!


其三是美好期待的救赎感,让你觉得遇到超智慧神人般的救度,必然洗净罪恶业障,甚至回归纯净天国净土。


其四是强烈的使命正义感,让你不得不去宣扬你的奇遇,同时觉得牺牲时间、精神和金钱去奉献组织教主是忠诚、自豪和伟大的,同时得到更大的加持和赞扬。


他们也认为不枉此生,生命已经找到意义。其它对他们来说都是多余和没有意义的。尽此生形寿为此而活,没有退路。


政治,有时和宗教没两样,何况政治也经常利用宗教,如果政教合一,更是天下无敌,极端狂暴,无可救药!


武器与假想敌所不同者,一个用民主自由对霸权独裁,一个以大爱救赎对罪恶业障,都各有自我感觉良好的伟大,都可以义无反顾的牺牲,唯同样的,都是出自迷信、信念和人性的利用与操控。


精人谋心出口洗脑,笨人出钱、出力、出时间、出精神、出命,人性尽显于此!


15/08/2019     龙爷。


2019年7月6日星期六

也谈断舍离



















《也谈断舍离》


和友人喝茶,间中聊及最近蛮红的《断舍离》一书,作者是日本人山下英子。


我的简单见解是,她的方法是靠丢弃无用囤积物来达到新事物的呈现,以此来转变心境,看起来境界不高,但现实上非常实际。


友人说,这算甚么?这不过是以境转心的低级方法,大乘佛法直接断贪嗔痴三毒,是以心转境,比这个方法要高明很多。


我说:你说的表面虽听起来是,但现实中不一定就做得到。例如,要你以心转境,把屎当新鲜饭吃,你转得了吗?叫你把肮脏不堪的废弃屋直接当成优雅的房子住,你转得了吗?如果转不了,那再高明的佛法不过就是吹水的自由心证而已,理论再妙和能不能解决当下的现实问题无关。


佛教断三毒的关键并非在断而在探究其根本缘起,因为三毒源于情绪思维和价值观,根本断无可断,也只有死人身体不能体现这三者,但灵魂意识仍旧对此执著不灭,所以才有流转生死之说。


以境转心看似低下,但却是现实中最实际的方法。爷早期在经历波折时,内心受的冲击力极大,在第一时间也沿用了以境转心的方法,才在最快的时间内脱颖兑变、重新出发,即便如此也用了三年时间。


曾有客户丧子,心中悲痛数年难熬,我去到他家时看到他留下一大堆孩子的遗物完整摆放房间不忍丢弃,就曾教他们用断舍离的方法。


割舍这些东西虽然痛苦,但长痛不如短痛,留下一些珍藏的照片收藏就好,否则你每天回家就看到这些事物,一辈子也无法在囚困的意识中走出去又何苦呢。


断舍离看似简单,却是择善固执的好方法,先以境转心,再以心转境,这就相当实际,也相对简单。


要纯粹去以心转境,除非人会自愿或被逼入绝境完全无法改变现实境相,就像跌入深渊或牢狱没有退路,心态就会退而求其次来迁就现实环境,否则以人类的天性,还是会想脱离和超越困境的。


自愿方面除非你是嗑药、酗酒或嗜毒者,看似也确实在转心,不过却是暂时或不断麻醉,从一个深坑爬出再往另一个深坑跳而已!


断舍离不是在谈甚么高深佛法,而是一种如何处理本身现实状况和心境问题的实际方法。


还有,过年前大扫除的时候记得传授给你家人,哈哈!


06/07/2019     龙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