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4日星期三

风水市场价位和功力造诣








《风水市场价位和功力造诣》

有人问我风水的勘察有没有所谓的市场价位?风水是如何定价位的?

我说严格来说,风水是很难定义价位的,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风水本来就不是一种商品,充其量它只是一种服务,但这种服务和一个人的穷通祸福、贫富贵贱有着相当大的关联,所以它不能当成是一般性的普通服务,润金自然不能与一般服务同言。

当然,风水的润金也取决于师父有多久的经验、处理事情是否认真、细腻和是否有责任感,这些都可以在功夫上体现出来,下来就是他在知识上的专业,能答之有物让人心服,最后就是他的口碑了。

所以,你可以说某师父的堪察费用很贵,外面仍然有一堆平价大师和名气大师。当然,没人可以阻止你的想法,只有你真正请了他们之后才会发现它的区别到底在那里。

名气大的大师不代表功夫上特强,而且价格往往还要更昂贵,那是因为他们丢在广告和包装上的费用极大。所以没有算你那么高的润金他根本难以回本。

就商业角度来说,通常注重在包装和广告宣传的大师在内在知识方面往往不需要学到非常专业和深入。他们要的只是对的经营手法,包刮塑造自己成偶像派大师,广告攻势策略,发起群众效应鼓动名气,和有生意做有产品卖而已。

再说,有能力把自己搞成偶像派的风水大师其背后都是有一些“背景”支撑的,只是外行看热闹,不知其所以然而已。

所以一个大师是否年轻漂亮、衣著时尚、名车代步、出入豪阁、品味高档、处处广告,和他有没有做到我在上面所述的要求是两回事。除非你真的当大师是偶像。

然而,从实在的角度说,这和人类去看医生一样,一般你会上网查阅医生的重点在于他的专业服务到不到位,对你的审查细不细心,和能不能对症下药治好你的病而已,然而和医生是否年轻时尚、住豪宅、用名车、吃馆子、有没有很多广告、是不是偶像派没啥关系。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找坊间的平价大师,平价大师之所以平价往往都是处在磨练甚至刚起步的阶段。其二是,既然收费平价你就不可能对他们要求要有过硬的经验、事事细腻和讲求责任。其三是,等到他们经验丰富羽翼丰满时润金仍然会翻倍起价。

别忘记实习医生也要吃饭赚钱的,你不可能期望一个师父的生活素质永远比你还低吧?

再从价值上来说,很久以前我就曾经说过,如果一场风水布局能救一人让他趋吉避祸,请问一条命的拯救该收什么价格?如果能救一家人,请问又要收什么价格?如果能让一个人得一百万家底到底要收什么价格,如果能得千万或上亿家产又应该要收什么价格?如果让他财丁贵寿,子孙满堂,又收什么价

所以说,风水不是商品,它是无价的,它简直难以衡量。我在《大马风水漫谈》一书中就说过,尤其「先天风水」这东西本来就不是你的福分,而你命中带来的才是你自己的「先天福分」,你能用到「先天风水」那是一种「后天的福分」。而这个行业的老行尊一般都是“赐福者”“赐福者”这三个字目前只有我派较常应用,外界不曾见过)。我们把“地灵吉气”转赐予你让你得「后天之福」,你如果越计较等于就是在让自己越没有福分。你其实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因为相对于你以后所得到的不知要多现在几多倍,相对现在的付出简直是微不足道了。那又何必为了区区润金限制着自己的福分呢?当然,这也是人类被刻板的商业模式锁定,导致一般人不可能会往这个角度去考量的实况。

写到这里,我再另生一个枝节,顺便告诉你们我的独特经验吧。这里先表明,若你是其他大师流派的徒弟或学员,看不下去的可以选择略过。

一个经验卓越和知识全面的师父在风水术数行业淫浸多年后,他也能达到因熟而能生巧,因巧则能通神化境「通神和化境」不是指特异功能或神通,它是一种在实战现场、在当下情景中才能意会到的,不可言传的刹那感知。能达到这种程度,很多时候在风水的处理上甚至已经不再按照刻板的惯例出牌。

有时甚至直接用“逆袭之法”反其道而行,有时则“无招胜有招”让同业者百思不得其解。这种状况尤其我这惯用「地灵术青囊学派」情形更加显著。有时我用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动作,有时坐着不动仅仅用心灵力量(潜意识投射)而已,就能成辦很多份内预算的事情,我这派最明显的莫过于在福分的投放和赐予以及灾祸的遏止。所以我派有另一个内称叫“赐福者”。

在断事方面,有时一个事情的好坏和吉凶往往在一刹那间就可以即刻定夺,甚至连卦都不必卜。这非常类似古代「梅花易」的化境,这也是很多古代真正的老师父心知肚明又无法用口讲述出来的。同样的,我也是第一次写出来。

其一是,因为它太过类似易经」的「梅花易」它完全是“应机”而出,完全没有一个相同的案例,导致无法用现代方法统计去规划和做出盲点测试,只有运用者本身心知肚明,是非常纯粹非常个人的真实体验。

其二是,因为境界过于玄妙无法口述,就算是说出来也无法一时令人取信。

其三是,说出来反而容易产生轻慢或侮辱,尤其是服务对象。

为什么说服务对象呢?因为万一当事人刻意轻慢侮辱,那将牵引带动我们的深沉情绪意识,只要是人类,下意识间就会因为头脑的惯性思维对抗,投射出不好的意念。因为一个坏意念的激发投射,导致好不容易把当事人刚建立起来的福气打散而功亏一篑。

在一瞬间从“赐福”变成“毁福”,甚至变成“赐凶招祸”,这是我最最替客户担心的。所以我在办事中经常保持高度EQ甚至咸默。经常暗暗起意用独创的「乾坤心法」做恶意念的消解和清净,就是以免伤及口无遮拦的无知客户。

有时这种意念甚至超出工作范围之外,真正可以不必“乌鸦嘴”都可以伤人。我也曾经说过,我比所谓教导「深沉潜意识」的老师在“用意”上还要经验丰富。另外,我们“坏意识”的投射力比“好意识”的投射力不知道要强悍多少百倍。

再次说明这和任何佛道教信仰无关,以免坊间用祂们的攘解术来相比。我甚至不沿用那种术语文字不受他们的思维框架限制。

再说,现代刻意打着宗教旗号口喊收费随缘的可能令你得不偿失甚至损失更大也未可知。(宗教人士别对号入座)

我这方面的玄妙经验,也真的是非一般坊间大师的经验,没有真实的经历你根本不可能说得出。这也算是一种超越宗教信仰包刮超越玄学术数的验。有人说,这已经是半仙的境界,其实我本人对“半仙”、“大师”这等字眼觉得非常恶心。

清朝大思想家 魏源 在他的《默觚》论道中说:“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中人可易为上智,凡夫亦可祁天永年造化自我立焉所以我只能说这仅是在我行业中的一种类似 庄子 说的「庖丁解牛」中所谓「技进乎道」的“意境高度”而已。

所以在过往,过于玄乎的东西一般不太爱写,反而比较爱写合乎逻辑,合乎思维辩证之物,以前不写是因为不想怪力乱神让不太理解我的人误解以为我是打着宗教信仰旗号唬卵天下的神棍,也容易在业界造成人事毁谤,网络间造成人身攻击

至于现在的写也是“应机示现”才有意而为的。或许说,我现在的作法更类似远古时代的巫觋和萨满,我也明示说过,我算是现代真正意义上的巫觋,其实我现在要说,我的前世也曾经是。

14/10/2020。   龙爷。 

 

2020年10月10日星期六

一宅多师评

 








《一宅多师评》

(一间住宅的多师评断)

一些客户曾经在勘察风水的数个星期后私下问我有关他大师朋友到他家评断他家宅风水的布局,最后又再转问我认为如何。

我说如果你和该大师不太相熟,我仍可以对他的观点正确与否做出分析,但如果是你的朋友,那我就有点难处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你认识他在先,但你不请他反而请我勘察,事后你请他重新评估我的勘察,对方如果没收费兼纯粹义务,难免可以酸溜溜对我的布局极力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但你又把对方的否决说辞转告于我,由于我根本不认识对方,不晓得对方用什么门派角度观点驳斥我的观点布局,故此我无从下手。

而且,这种情况下无论我怎么说都是错的,因为如果我反驳他的言论则可能会被你看成我为人小气无法容下其他大师对我的评估。

如果对方理据正确那我无话可说,我甚至可以如数退款于你,还反过来赏识对方的高明也无不可。

但要是没有理据那就不好说了,这无形中还酿成一种师父间的隔空对决,最后让你和所有人看笑话,说这些个师父的说辞各说各话,根本没一个准,还自相残杀的喧闹。最后换来大家对谁都没信心,这种导致三输无利之事,你何苦来哉?那为啥不一早请他勘察就完事搞定了呢?

再说,无论对方晓不晓得该地已经勘察,如果没有做出对其他师父的断言做出理据反驳,而仅仅是对该地的吉凶做出判断,那你也应该让对方拿出理据佐证他自己的说词,再两者对证看看谁的评断更合乎情理不是更好

如果你一早就对他有信心,更应该直接叫对方勘察听对方的才是,至少也不至於毫无头绪心烦至此!对方听罢恍然点头称是。

话说风水派别间的说词到底有没有一样的。

其实风水派别众多,在主观意识下,看法自然有很大差别。就算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因为悟性不同,观点也会有所不同。

当然在基本意识形态上的说法,例如强梁莫压床”、“水火对”,这些在理论操作上都还是可以一致的。

但如果你说,在以上这两种情况下的人一定有同样的发生吗?这就难说了,有些人睡在强梁之下甚至不一定有病痛,水火相冲也不一定就真的出口舌是非或心臟病,就算有事也不一定就出那回事啊。神准在概率上也不是没有,但那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理论操作即便可以一样,结果还是可以千差万别的。

再说,如果你怀抱真才实学,还真的懒得去争辩。除了同一个师父门派下,否则玄学派别间如果真闹争辩是很难有统一结论的。另外,因为谈到深入的学术操作和断事部份,等于你主动公开,拱手让他人公然窥探和免费学习,谁又会笨到那种程度呢?任何一种行业都不会吧!

一个修车师傅的斤两到那里,你自己要去仔细观察,你也可以问,但要有技巧,最后找谁自己下定决心,別三心兩意。

10/10/2020    龙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