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3日星期二

搞社会公益的迷思






搞社会公益的迷思


一位久未见面从事股票买卖业的学生来找我,言谈中谈到他在父亲往生后,他就在「凈宗学会」学佛了,他说他时常做布施行善,我说很好。



然后他告诉我他很多朋友是大老板、拿督、旦斯里等大马名流,坐拥数千万家产,日入过万,夜夜笙歌,不知修行,不学布施公益,举凡布施就选特大间的要不就是超有名气的,就是不布施凈宗,图浪费时间,死后带不去云云........



我静静让他说完,足足说了三小时。我听后不知道要说甚么,最后他说改天要介绍凈空的大弟子给我认识.....。我当时边听边想,一点都没有想反驳或纠正他的意思。



我心中暗骂道:「他妈的,那些富豪再有钱关我屁事啊?」你在做我学生的时候难道不知我当时在搞宗教与义诊多年吗?我淫浸宗教数十载,我那间会所办宗教办慈善至今都十年了,你是盲的吗?


咱先别说宗教,就针对公益事业来说吧。因受宗教思想熏陶久远,很早就受到所谓行善积德要乘早的毒思影响,所以当时我推动宗教与慈善事业,可说身体力行,不遗余力。



当时的我没啥社会贤达政要高官的人脉资源,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和毅力去干。那时候我才真正知道做公益事业不是凭嘴巴讲这么容易的。而且并不是说你搞了公益事业,社会人士知道后就会有报社媒体前来采访你,进而帮助你把公益事业搞上来。



真实的现象是,连同我在搞宗教时候的款项,很多都是自己厚着脸皮去向顾客方面募捐回来的。当然确实有不少顾客二话不说慷慨解囊的。只是这种事你不可能常常做,否则人家也会怕了你。





有人问,你不是有很多学生吗,为何他们不资助不帮忙?我说这种出钱出力的无底洞,一次半次人家协助是没问题,况且咱不是慈济功德会,也没法给人家发薪, 除了自愿外,人家有家庭子女,能让人常常掏口袋来服务吗?当时也曾自救似的办过些筹款活动,可每每幸苦筹得数千元,医药账单一来便往往去掉一大半,看了会冒汗啊。




再说那些所谓的社会贤达吧,这些人就更现实了,他们不是不捐钱,只是他们确实都往大寺庙、大功德会、大团体如狮X会、大报社的基金会去捐钱。这类单位你捐了钱又能上媒体,脸上光彩不说,面子书上都给人赞爆,算够有面子了。



否则的话就算搞七月中元拜拜的民间团体在捐款时都懒的睬你,如果肯好意打赏你一千元,就算是不错的了,我说的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些咱都试过了。




人家办义诊是有收取象征似费用的,咱当时搞的义诊可以算是真正随意乐捐的,除了针灸、推拿还给中成药和药水,医药功德箱内检查没啥钱,自己丢钱下去已数 不清多少回。而清点者则会说,好彩钱总是刚刚好够。最让我烦恼求诊者拿了药拍拍屁股就走了,而隔天我自己还得清理打扫排列桌椅做善后工作。




所以为甚么今天如果我听到有人说,他如果一天成功他要搞慈善事业、功德会、基金会等等,我会暗笑拍手赞好。如果你要那个所谓的一天成功,那是天方夜谭,你是不会去做的。其次,就算给你等到成功了,你也未必会去做的,充其量你是我上面所说的那几种罢了。



再说现在的功德会、基金会、大慈善集团中发生的舞弊事件还会少吗?而且人家里面的干事都是有领薪金的咧。即便是这样,可还就是有人拿钱大把大把的往哪送去啊。所以我说这社会「锦上添花有人做,雪中送炭无人为」啊,呵呵呵!



宗教中常叫你布施寺庙,功德无量,还告诉你做慈善不出声你有所谓的阴德,会改变命运,如果曝光上媒体就会打折扣变成阳德死后只能在天上享福不能超脱三界之类死无对证的鬼话。还拿出明代「了凡四训」的故事来唬卵你。



我们姑且不论这本既得利益者借宗教与民间信仰杜撰来奴化人民的毒书的真实性。以现在这抠个鼻孔都要放上社交网晒命的社会,阴德?嘿嘿,就别开玩笑了。



要不还有那几个老病黎,我早早就想把它给收了。老友曾说,那些现在搞慈善捐大钱上媒体的大企业家的心态,也不过就是想赎回当初赚那第一桶金的凶狠毒辣和对良 知的埋没,而让自己后半生好过些,顺便也可籍此掩饰一些不光彩的过去,何乐不为。呵呵,原来钱是可以赎罪的!难怪,难怪!



以上只论在义诊上而已,我还没说细述在宗教界更凄凉悲惨兼浪费我半生金钱、时间、精神、精力,还得不偿失的真实情景哩。



所以我对宗教信仰和慈善这东东是打从心底看透。。反正宗教我早不搞了,今年秋季是时候把义诊部这累赘给收了,让那些大团体去搞吧。现在如果听到有人要找我合搞信仰大爱、社会回馈,少来,俺怕怕!




最后顺便借题说一下很少人知道的事,咱在大马南部新山金山园搞义诊时,南方学院的「中医大楼」,以及「中华医药」都还没着手开办呢。他们这两间的资深医师都是从八星广场中医学院毕业后,曾到我们哪实习了才过去的。



当时带领他们的资深医师有湘杏药房的东主郑良勇医师及张端育医师夫妇,还有他的高足黄鸿山医师,以及推拿高手吴垗福医师、廖凯文医师、郑根强医师,以及还有许多我忘了名字的所有男女医师。



还有老天下狗屎都要来服务的义工李天佑先生和林如丽小姐及其他协助者,也感谢秘书财政部林运兴和吴丽芬夫妇,我仅代表社会百姓和病黎家属向你们致上深深的崇高敬意。



很多人说「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当年我不只是讲,咱还真的傻傻去干了!
(下面有照为证,由于照片实在太多,故只作象征性上载。)



14/05/2014        云海苍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